热线电话:0371-65796088    地址:郑州市高新区科学大道57号中原广告产业园3号楼15层  QQ:1500902785  邮箱:xuhuizengmail@126.com
您现在的位置:大河网 大河教育教育要闻
关注我们:
各路考神年年拜年年议 高考哪儿找安慰剂
2013年05月15日07:04 来源:北京晚报 魏婧 吴楠素描

  东汉经学家、文字学家许慎,拥有“文宗字祖”、“字圣”等诸多名号,而最为惹眼的,还要属其家乡人称誉的“文曲星”。近日,河南省漯河市一批又一批高三学子,在学校统一组织下到许慎文化园祭拜这位“文曲星”,祈愿在高考中一切顺遂,金榜题名。

  距离今年高考已不足一月,大规模的学生“拜神”迅速掀起舆论热潮,有人斥之为无用的封建迷信,有人释其为增强信心之举。去年的高考“吊瓶班”历历在目,上千学子的“拜神”该如何解读?

  事实

  “学校统一组织、只有尖子生参加”受诟病

  据报道,祭拜文曲星的学校包括漯河市第一、二、四、五中和实验高中。来自这五所高中的1100多名尖子生,由校方负责人带队,陆续在5月7日至10日分四批参加了祭拜活动。

  在学生内部看来,学校统一组织,又只有“尖子生”参加,比祭拜行为本身更令人诟病。漯河五中高三“普通班”男生小张告诉记者,五中组织了“快班”共250名学生去许慎园,说是春游,还发放了统一服装。“学校月考后,快班学生穿上了统一服装,当时我们猜测是有什么活动了,没想到是这个。”

  一个同在漯河五中高三年级的女生也证实,“快班”祭拜得很神秘。“我们这些普通班的学生根本就不知道这个消息,更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去的。我还是看了新闻才发现的。”

  “学校对尖子生和普通生有两种不同的对待方式,”小张抱怨,“去拜文曲星,也不组织普通班同学,感觉学校只注重快班学生忽视普通班学生,我挺受不了的。”

  但那个女生并不介意学校的“偏心”,只是非常不理解校方的想法。“学校是一个让我们学习文明知识的地方,每天都在学思想道德,也知道什么是封建迷信,想不明白学校的目的。”小张也表示,不去祭拜对他没什么实质影响,“压力大的时候我会听歌、打篮球、骑车、泡澡……调整好心态最重要。”

  曾经就读于漯河四中的苏同学,则希望大家理性客观看待祭拜行为本身,不要赋予那么多的“深层含义”。她介绍,因为许慎祠就在四中隔壁,学校里还有许慎的雕像,同学们对文曲星的感情更深一些。“高三的时候压力很大,我身体也不好,一直生病,去许许愿算是放松压力、自我安慰的一种方式,主观上感觉确实挺有作用的。各地不也都有高考前的誓师大会吗?方式不同而已,无可厚非。”

  效用

  “扑点球都能当精神支柱,拜文曲星多门当户对啊”

  截至昨晚,新浪微博关于“高考生跪拜文曲星”话题的投票中,6281人选择了“有用,获得心理安慰”,占到总投票人数的72.4%,其余2392人认为“没用,很不靠谱”。

  毕忠(化名,河南省考生):

  拜文曲星这事情,我觉得没有必要炒作,无非就是学校组织个活动,参加的学生也未必真信。我还盼着能去拜拜呢,好歹能休息半天啊!现在我们在学校除了做题就是做题,比拜文曲星苦多了。

  我现在特别不希望看到关于高考的消息。不知道你发现没有,网上关于高考的消息没有一件是好事,要不就是损高考制度的,要不就是各种怪事,弄得我们高考生一个个跟神经有毛病一样。我们谁愿意这样?谁不想赶紧完事啊?可我们学生有啥权力,还不是老师让做卷子就做卷子,让去拜文曲星就拜文曲星。

  郑同学(大学生,原河南省考生):

  这事出在河南一点都不新鲜,我们河南每年高考学生数量都是全国前几名,可大学录取人数却不成比例。想考上好大学,只能玩命。我高三的时候,一个月就休息半天,压根没时间去拜佛。

  拜文曲星本身当然挺“二”的,但拜神仙也算“传统项目”了。要不怎么说“文科拜孔子,理科拜达尔文”呢?我觉得从学校的角度讲,未必是有迷信思想,倒不如说他们有心理暗示的目的,让学生觉得拜了神仙就管用。

  这事要是发生在北京那才算是奇闻,因为北京的学生都知道自己考得上,老师也不用犯这个傻。我觉得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光教育学校老师没用,不如给我们河南多分配一些招生名额。

  田风(2002年参加辽宁省高考)

  都是年轻人,谁还会真指望这些神啊?“拜神”无非是一种心理暗示,没必要上纲上线。只要能让自己放松、有信心就行。

  我高考那年,还是7月份考试。正好赶上2002年世界杯,求了我妈很久,她答应让我看有西班牙队的比赛(我最喜欢西班牙队)。

  西班牙对爱尔兰那场想必很多人印象深刻,当时还很年轻的卡西利亚斯发威,拖到了点球大战。踢点球的时候我紧张得不行,鬼迷心窍地说了一句“这个球一定要扑出来啊不然我就考不上了!”你知道扑点球是很难的,我还记得我妈当时就火了,喊着“瞎说啥呢!”一个枕头就扔过来了。

  结果下一秒,卡西利亚斯真的把点球扑出去了!我妈立刻笑开了花,好像有神佛保佑一样。

  之前我的压力很大,后来每当紧张的时候就想:连点球都扑出去了,肯定没问题!这种心理暗示对我确实起到了作用。“扑点球”都能当成“精神支柱”,他们拜文曲星多“门当户对”啊!

  探因

  “让高考正常化——不再特殊保护、警车出动……”

  从常规的孔子、文曲星,到近几年网络上异军突起的虚拟“考神”,再到颇为小众的文昌帝君、文殊菩萨,甚至还包括范进……每逢高考时节,沾边不沾边的各路神仙都香火鼎盛。战袍、战靴、“上上签”圆珠笔、“逢考必胜”符……打着高考旗号的周边产品也年年卖得火热。其中固然有玩笑的成分,但背后却透出应试教育下高考的巨大压力。

  林薇(全国青少年心理健康教育工程专家):

  迷信的本身,说穿了就是一种心理暗示行为。某时某刻碰巧实现,就“固着”下来的心理状态。

  对于拜文曲星,从社会角度而言,正确引导学生方面,我是不赞成的,这会让学生把努力的希望寄托在外界事物上。面对高考等重大考试时,学生难免会产生紧张焦虑的情绪,应该通过科学的手段进行排解,比如解压训练、冥想、放松训练等等。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通过科学手段调试心理,需要资源,很多地方的人平时没有渠道获得这些帮助,学校里也没有合适的心理老师。再加上这是一个长期起效的过程,对于当时当刻,各种训练已经“来不及了”。为了排解压力增强信心,学生“病急乱投医”,拜神可以起到心理学上“安慰剂”的作用。比如学生成绩其实很好,但总爱紧张,拜了神后,他通过“自我麻醉”,觉得有了神灵保佑,心情能够稳定下来,我认为也OK。

  值得商榷的是,学校统一组织这种方式不妥,对孩子的自我驱动、解决问题方面都没有益处。只组织尖子生,不包括普通学生,这种差别化的对待也是一种软暴力,对普通学生会造成伤害。

  王旭明(语文出版社社长,原教育部发言人):

  考生拜文曲星的事情,与前一段时间湖北某中学为考上清华的学生塑像,其性质都是一样的,都是应试教育大背景下的产物。我们说现状还不能立刻改变,但针对应试教育本身,作为教育者和教育管理部门,你是去迎合它,还是去改变它,则是教育良心的分水岭与试金石。

  作为教育者,主动组织考生拜神,这无疑是失去了教育良知的行为,必须要批评,并应该去禁止类似的行为出现。

  从另外一个方面,我们也要反思,在事件背后,我们高考改革力度是否不够?素质教育喊了这么多年,高考制度也已经有三十多年的历史了。如果说三十年前,高考是个人发展的唯一砝码,还有其合理性的话,那么三十年后的今天,现状仍然没有改变,就是社会制度的问题。我们应该从社会层面去思考,为什么只有高考才能改变命运?

  改革尚需要时间,疏解考生压力,靠拜神是做不到的。我认为现阶段,无论是社会、家长还是学校,都要做一件事,就是让高考正常化,成为一件平常的事。所谓正常化,就是不再贴标语,不再特殊保护,不要警车出动。去掉这些非常规的因素,考生自然压力就会小很多。

  围观

  文曲星他老人家不懂理综啊

  Bu爱tao色:文曲星很忙,保险起见,记得拜的时候报上自己的姓名地址生辰八字,以防保错人。

  向往的明天终是无奈的昨天:学理科的要倒霉了,文曲星他老人家不懂理综那些东西啊!估计外语也一窍不通,文言文还是可以考高分的。

  苏离落:用尖子生去拜文曲星,金榜题名了也不能说明啥。你要用差生去拜,然后都考上北大清华了,文曲星的神秘力量才能充分体现嘛!

  叫小As:文曲星表示,这事目前影响太大,将会对这次求拜冷处理,决定先休假到高考结束后再回来。

  放眼

  国外高考也“拜神”

  “考神”并非中国独有,在高考制度盛行的国家中,考生都有拜神传统,只不过这“考神”各有不同。

  在印度,考生们拜的是位“女神”——萨罗斯瓦蒂。她是印度教创世者梵天的妻子,又称“辩才天”。在印度神话中,辩才天是智慧、辩论、财富女神,印度寺庙中常见的萨罗斯瓦蒂塑像,也常常手执琴、经书等物,以象征其掌管艺术、知识。每年5月,印度学生高考前,就会携带供品祭拜这位“知识女神”,求她保佑考试顺利。

  日本的“知识之神”是位历史人物——菅原道真,作为日本平安时代的学者和政治家,他被任命为遣唐使(但未成行)。菅原道真死后,被誉为日本“文化神”,供奉在日本著名神社天满宫。每年日本都有上百万人前往参拜,祈求学业上进、国考顺利等。

  (主笔:魏婧 吴楠素描:宋溪)

责任编辑:杨若琛
分享到:
热线电话:0371-65796088    地址:郑州市高新区科学大道57号中原广告产业园3号楼15层  QQ:1500902785  邮箱:xuhuizengmail@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