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河网 大河教育访谈视频
本期访谈嘉宾
独树教育总经理:张莹

  

                   

                              【本期主题】“减负”只是口号?

                              【本期嘉宾】独树教育总经理:张莹

                        【访谈地点】大河网视频直播间

访谈现场

独树教育总经理张莹女士

  今年小学生新学期一开学,教育部颁发的小学生减负“十条新规”成为近期社会热议话题。“不留作业”、“不举行考试”、“取消百分制”……这些“颠覆性”的新规颇具眼球效应,有媒体甚至用减负“国十条”来形容这一规定的力度。但是,自此份征求意见稿公布之后,围绕减负新规的争议就持续不断,官方释放的“减负”利好消息,似乎并未收到多少舆论赞许。网络上,家长们焦虑,面对重重的升学压力和择校竞争,给孩子们“放羊”会不会让他们输在起跑线上;而本作为政策受益者的学生们,也有抱怨称“一切无作业、无考试的政策都是空谈”。一纸“减负令”,却换来了孩子欢呼、家长忧虑的尴尬反响。“中国式减负”为何越减越累?为此今天我们请到了独树教育总经理张莹女士做客大河网直播间。

  大河网:最近有个新闻报道说是一个高二的女生被逼上四个补习班,每晚凌晨一点才睡,三次尝试自杀,对于这件事您怎么看?

  张莹: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就是个伪命题。做父母的自己都没成功,就把希望寄托在孩子身上,硬逼着学这学那的,大多数是不成功的。我觉得还是要看孩子自己的意思。如果他实在不想去,那么你让他去了,他不学习,也是白去,钱浪费了,他自己不快乐,你们也不开心。

  至于补习班,我觉得可以在孩子感兴趣的前提下适当,适量的给孩子安排。但是不宜过多。不要看着别人的孩子都去上补习班就想着把自己孩子也送去,毕竟每个孩子都是不一样的,学习靠的还是孩子的兴趣和自觉,而不是填鸭式强行灌输。

  大河网:网上有人说,正是应试教育的现状导致课外辅导市场的火爆并让“减负”有名无实,对于这种说法您认同吗?

  张莹:课外辅导究竟是增加压力,还是缓压减负?有人说,课外辅导增加了学生的学习量;有人说,课外辅导是查漏补缺必由之路。对于那些对学习有抵触情绪的学生,加强辅导可能适得其反,本来对学习压力就大,辅导不可能代替主动学习;对于成绩优秀的学生,辅导通过对课本知识的加工整理,方便学生的学习,还是十分有益的。

  大河网:作为一家专门从事课外辅导的教育机构,您觉得学生无法“减负”的原因出在哪里?您支持学生“减负”吗?

  张莹:从博弈论角度看减负令的先天不足:认真你就输了。

  教育部门呼吁减负,对于家长及学生来说,选择有以下三种:

  如果所有人都减负(合作),大家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其他人减负你增负(背叛),你将取得相对优势;

  其他人增负你减负(背叛),你就会处于弱者地位。

  所以,权衡利弊后的家长有可能选择合作么?绝不可能啊,只有互相背叛,唯有主动增负。

  因为好的教育资源、好的工作永远是稀缺的,差异化永远存在。可以说,减负令天生就有着不足,无法弥补。

  我们支持学生减负,但不是盲目的一刀切。

  大河网:那您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您觉得在国家、社会都强烈要求小学生“减负”的氛围下,课外辅导培训机构在这个过程里处于一种什么境况?

  张莹:以素质教育为基础,以兴趣为导向,在教育教学的过程中坚持以人为本,是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最基本的认知。大家都知道,目前公立的义务教育学校面向的更多是中等学生,还达不到为每个孩子量身定制自己的方案方法,他要兼顾大局。课外辅导培训机构更多的是引导孩子一个方向,教会孩子一个更适合他自己的方法,真正实现个性化教学。而这个过程也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资金,所以课外辅导机构出于生存的本能,他就会在收费各方面高于公立学校。在国家、社会都强烈要求小学生“减负”的氛围下,课外辅导机构只有更好的提高自身的各项硬件、软件,才能更好的引导学生、教育学生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大河网:您觉得,如果不使“减负”沦为口号,我们需要做什么?或者说能够做什么?

  张莹:中小学生减负已是老生常谈,如果没有有力的监督机制,小升初的招生考试制度不改革,“减负”无疑是纸上谈兵。

  因此,如何在减负的同时保证教育质量,防止再次进入“减负、增加、再减负”的死循环中,还需要教育体制的整体配套。

  目前,《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还在征求意见当中,与其说它是新规,不如说他是一个美好的指导方向。想要真正的把压在小学生身上的负担卸下来,单靠学校显然势单力薄,这需要整个教育体系的升级,教育质量评价的革新。

  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基础教育研究室主任汪明:要有一些治本措施,减少课程内容、降低教程难度、开展综合评价,真正要能够取得比较好的效果还需要从整个我们制度改革当中寻找一条出路,第一就是我们中小学校教育质量的评价,还有一个就是我们的考试招生制度。

  减轻学生过重课业负担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政府、学校、家庭、社会共同努力。减掉作业、考试等这些表面的‘负担’不难,难的是如何科学合理地减掉真正的负担。所以,不管是‘零起点’教学,还是不布置书面式家庭作业;不论规范考试,还是严禁违规补课,我们首先要考虑一个孩子的认知水平、成长规律、生存期盼和人文诉求。如果我们的升学机制、用人机制还抱残守缺,那么,义务教育就摆脱不了教育产业化的窠臼,教育的利益链条就会存在,我们的孩子就会继续负重。如何让此次规定不要像过去的文件一样成为减负的表面文章,还需层层落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