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电话:0371-65796088    地址:郑州市高新区科学大道57号中原广告产业园3号楼15层  QQ:1500902785  邮箱:xuhuizengmail@126.com
您现在的位置:大河网 大河教育教育要闻
关注我们:
“后高考时代”提升学习英语效率是关键
2013年12月16日10:05 来源:文汇报

  根据改革总体方案,今后英语将实行社会化一年多考,学生可自主选择考试时间和次数。眼下公众最关心的莫过于英语在“后高考时代”的走向:高考不考了,学校还会重视英语教学吗?今后的学业竞争里,英语扮演着什么角色,又该如何准备所谓的“社会化考试”?

  “到目前为止,关于高考英语改革的具体方案还没有公布,外界的一些解读、分析意见中存在不少误读。”一些沪上高校专家学者昨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除了改革高考英语外,大学四六级考试和大学公共英语课教学都已经传出改革的动向。很明显,一系列的改革举措都是希望改变中国人学英语的低效,而不是说英语不重要。

  “高考不考,学校不教”说法不成立

  自从高考英语改革的消息披露以来,社会各界对于今后的英语考试走向颇为关注,其中夹杂着不少圈内外人士对于未来考试政策的解读、预判,说法不一。

  “有人认为,‘高考不考,学校不教’,没有了考试,今后中小学的英语课堂教学都要放水了。”上海财经大学教务处副处长付川说,这是一种典型的误读。从目前大学开展的自主招生试点就可以窥察到,众多名校越来越看重学生的综合素质,外语能力作为大学学习的基础工具,必然是考察方面之一。更重要的是:“大学招生从来都是选拔考试,讲究区分度,所以不管是高考还是其他类型的考试,都需要提供一个科学的参考标准来帮助大学鉴别学生的能力,作为录取的依据。”

  因此,只要英语仍然纳入大学招录的考察范围,位于下游的中小学就不可能无视升学率,放任英语教学。

  一位沪上高校招生办负责人坦言,外语退出统考,对于弥合现行制度下大学的一些招生缺憾是有积极意义的。实际上在此次教育部考试总体改革方案出台前,学校就提过一个设想,不同的专业学科可对高考科目设置不同的权重、综合录取。比如,对报考中文、中国哲学、艺术设计等特定方向的学生,不一定要设置很高的外语门槛。

  早在2005年,时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的陈丹青愤然离职,原因就是一些绘画优异的学生因英语不合格无法被录取。

  “今后外语实行‘社会化考试’,高校的不同专业完全可以根据实际需要、公开设定录取依据。有些专业需要学生有很高的英语水平,有些是达到一定水平即可,这对一部分学生来说应该是一件好事。”但该招生负责人同样表示,即使在这样的政策设计下,让学生减轻课业负担仍显得困难。本来学校是可以根据学生不同的发展分层教学的,“怕就怕一些专业不需要很高的英语等级或分数,但学生为了增加竞争优势刷分,那就不好说了”。

  削弱英语权重,并非懂英语的人太多

  和教育部的改革方向相呼应,目前,不少地方已针对英语科目启动高考改革。北京市教委在最新公布的中高考改革方案中提出,2016年将降低高考英语分值。江苏拟2016年英语就退出高考,实行一年两考,以等级制计入高考成绩。山东明年起取消英语听力测试,把高中学业水平考试外语科目听力成绩单独计入考生电子档案。

  不管是降低分值、调整题型还是干脆让英语退出高考,无一不在说明高考改革有削弱英语科目权重的意图。还有人预言,只要考试指挥棒改了,全民学英语的“虚热”就有望缓解。

  “教育界内外都有一个严重误解,认为现在懂英语的人太多了,中国学生英语已经不错了,所以没必要花这么多的精力在一门外语科目的学习上。”上海外国语大学高级翻译学院教授柴明颎坦言,事实恰恰相反,懂英语的人不是太多而是太少,大量中国学生外语学习效率过低,已经跟不上社会发展的步伐。

  从国家战略看,语言沟通不畅已经成为制约中国“走出去”的瓶颈问题。柴明颎以亲身经历举例:现在的很多高端的国际会议上,承担翻译角色的都是大学里的教授学者,而这都是急就章的结果,没办法的办法——这正是因为高层次的外语人才奇缺。所以,要培养能胜任不同专业领域的高层次专业人才,必须要通过系统全面的改革,改变中国人的“哑巴英语”、“洋泾浜英语”和“三脚猫英语”的尴尬局面。

  “社会化考试”前景堪称“扑朔迷离”

  不少专家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到目前为止,教育部对于何谓“社会化考试”还没有出台更具体的指导意见——能否提升中国学生学习英语的效率,这才是问题的核心。

  “如果把一种考试的命题权从一个具有官方背景的机构放到另一个同类的机构,并不能称其为真正社会化的考试。”一位长期从事外语教学的学者告诉记者,一般而言,“社会化考试”都有一个明确的功能定位,比如像托福、雅思和GRE考试一样,学生可以根据个人的求学需要去选择;另一方面,来自社会、民间的机构只要通过相关部门的资质审核,就可以承担组织考试、命题的任务。“高考改革后,英语考试的命题和组织到底有多大的突破,还很难说。”

  也有学者悲观地指出,就怕“后高考时代”的英语“社会化考试”会演变为另一场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也是一年多次,学生可以自主选择考试时间,但是这种考试已经变成大学学习的负担和累赘了。”

  在柴明颎看来,光把英语“驱逐”出应试成分过重的高考,实行“社会化考试”还不够,改革的关键是要解决中国人学英语的根本问题。“我们学英语是为了用英语,试问到目前为止,国内有哪一种英语考试,是较好承担了考察实际应用能力角色的?!”

  对长期以帮助学生在英语中考、高考中得高分的英语教师来说,未来扑朔迷离的“社会化考试”可能是一个挑战:如果变成真正的能力考试,有多少老师能应对自如?

责任编辑:杨若琛
分享到:

相关新闻

    热线电话:0371-65796088    地址:郑州市高新区科学大道57号中原广告产业园3号楼15层  QQ:1500902785  邮箱:xuhuizengmail@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