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电话:0371-65796088    地址:郑州市高新区科学大道57号中原广告产业园3号楼15层  QQ:1500902785  邮箱:xuhuizengmail@126.com
您现在的位置:大河网 大河教育校园新闻
关注我们:
高三生:高考像泰山一样的压力,我真有点扛不动了
2014年05月05日17:07 来源:齐鲁晚报

  口述:杨 锋(化名) 记录:小 雅

  高考已经迫在眉睫,我却有二十多天没去上学了。家里的氛围沉闷压抑,我能感受到爸妈的焦急和他们无奈的叹息声。自杀成了我逃避上学的“撒手锏”,我不是要挟家人,他们对我的期望实在是太高了,即使拼了老命我也无法企及。

  我爸妈是菜市场卖水产的商贩,在他们的认知中,摆摊是没出息的失败人生,无非是维持生计,既没有被人高看的社会地位,也没有体面的工作环境。因此,我学习的目的除了要考名牌大学,更肩负着父母宏伟的期望——要做人上人,给他们争光。父母掌控了我的学习方向,几岁之前要学会多少首唐诗宋词,小学几年级必须掌握基本的英语知识,等等。在为我出人头地这条道路上,父母依照他们的希望,有条不紊地规划着我的人生。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漫画家,可我爸坚持认为国画才能彰显出艺术家的素养气质。他擅自给我报了国画才艺班,我还不能反抗,否则就是不体谅父母心血的“熊孩子”。

  我像一个不知疲倦的学习工具,沦陷在永无止境的上课做题读书中。我最讨厌放假,上午两小时的主课辅导班,下午三小时的才艺学习班,我得连轴转紧张得像个陀螺。到了晚上,我还要认真做完写字台上堆满的各科作业。记得一个盛夏闷热的午后,我肩上斜背着像一块沉重木板的画夹,在站牌下等公交车,离站牌不远处有一个狭小的报亭,透过明亮的玻璃,看到里面整齐地摆放着各类杂志书籍,一个稍大我一点的男孩坐在椅子上看书,他宁静安详的神态令我羡慕不已。他比我自由,比我快乐,比我幸福。

  我有个疑问一直萦绕在心头:如果我是个不顺从的孩子,如果我考不上名牌大学,爸妈还爱我吗?上学这么多年,考试的科目越来越多,难度也愈加深奥,但不管怎样,我必须得拿出令父母脸上增光添彩、能在众人面前昂首挺胸的好成绩。初三的一次英语考试,我考了87分,这个分对我而言无非比上次少了四分,可我妈不这么想,“别的同学能考97分,你怎么反倒退步了,真是个没出息的‘倒霉孩子’!”我很诧异也很惭愧,原来,爸妈对我无私的爱也是带有功利性的。

  爸妈给我定制的班级名次标准是前十名,进入高中后重新调整了位置,必须保持在前五名。他们对我的要求也是更上一层楼,不仅要考名牌大学,而且必须是北京上海那些他们仰慕已久的名牌学府,若是考不上就复读。高考已经到了倒计时,我也越来越被关注,不论亲朋还是邻居,看见我准是一致的问话,“准备得怎么样了?计划考哪儿的大学?”我越来越筋疲力尽,下了晚自习回到家已近十点,在爸妈煲汤做夜宵的陪伴下,我得再继续学习两个小时。打开书本看到密密麻麻的习题文字,我有种想哭、想疯狂怒吼的冲动,我太累了。

  让我放弃高考的原因是班里进行的一次高考模拟测验,我考了第十三名。得知这个名次后,我爸的反应相当“爷们”,一个大嘴巴结结实实地甩在我脸上,我妈刻薄的刀子嘴也紧跟而来,“你还要不要脸了,这名次能考上名牌大学吗?”我妈带有反问式的辱骂快速地引爆了我沉睡已久的委屈:不就是名次落后,怎么就和是否要脸挂钩呢?拿回高分,你们迎接我的是慈母慈父的笑脸;考砸了,我就成了满身晦气的“倒霉蛋”,我的自尊好似爸妈手里被废弃的抹布,丢在地上,任人随意踩踏。

  “什么高考、名牌大学,统统见鬼去吧,我不上学了!”我青筋暴突,愤怒地吼叫出心中压抑的苦闷。“就你那熊样,不考大学能做什么?”既然成了我妈口中的熊样,那我就熊到底,“我就是不要脸没出息,怎么着吧?!你们再逼我我就自杀。”我扭转身,快步冲向阳台,脑海里一片空白,只要爸妈再说一句难听的话,我肯定会毫不犹豫地从六楼纵身一跳。最终,一家人带着哭腔向我妥协。

  在家这段日子,我几乎天天能收到班主任老师的短信,她劝我回去上课,不求别的,只求我能和同学们一起顺利地度过高三最后的这段时光。看着老师温言细语鼓励的短信,我的泪水簌然而落。我内心比任何人都紧张焦虑,看似赌气不上学实则是担忧高考的失败。泰山一样的压力,我真有点扛不动了……

责任编辑:杨若琛
分享到:
热线电话:0371-65796088    地址:郑州市高新区科学大道57号中原广告产业园3号楼15层  QQ:1500902785  邮箱:xuhuizengmail@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