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电话:0371-65796088    地址:郑州市高新区科学大道57号中原广告产业园3号楼15层  QQ:1500902785  邮箱:xuhuizengmail@126.com
您现在的位置:大河网 大河教育教育要闻
关注我们:
3个90后的亿元制假链:藏匿深山造假药 利润近9000%
2017年08月30日09:57 来源:中国青年报

  很快,他的地下工厂开工了。吴平能制作多种假冒减肥药胶囊,光胶囊外壳就有19种颜色,为了让假药显得成色更足,他还买来当归粉,掺入原料做出中药味。

   他向警方供述,买机器和原料,他与商家彼此从不过问资质问题,事实上,他既没取得相关行政许可、也从未从事过医药行业,“原料乱配,可以吃就行。也没什么(生产)技术。”

   “我们这种土法做减肥胶囊的都知道,不加西布曲明减肥效果不好。我销售时都说添加了西布曲明。我也知道西布曲明有毒有害,生产假减肥药是违法的。”吴平说,经他手生产的胶囊,吃了有厌食、口干、头晕等症状,吃一粒瘦一斤,两三天瘦几斤。为了安全起见,他自己不试吃,都是发货给下线让他们试药。

   食药监部门提供的资料显示,西布曲明是中枢神经食欲抑制剂,可能引起高血压、心率加快、厌食、肝功能异常等副作用。而人体服用含有西布曲明的减肥药后,严重状况可致人神经紊乱甚至死亡。

   我国已在2010年禁止西布曲明制剂及原料药的生产、销售和使用。

   明知西布曲明有毒、生产假减肥药违法的吴平,从一开始就想好了“金蝉脱壳”之计。他在广州、深圳分别注册一家假公司,留下假电话,只有微信号是真的,下线通过社交网络联系、交易。吴平前后有近10个手机号,频繁更换且从不用这些号码通话,将买家引流到两个微信账号上。

   在他的逻辑里,不见面交易,不透露真实姓名,手机号、地址都是假的,愿者上钩,信则买,先付款转账,再生产、匿名发货。

   吴平供述,买10万粒胶囊外壳只需2800余元,平均下来一粒不到3分钱。而一粒胶囊所需填充物,成本仅需几分钱。一粒假减肥药生产成本不到1角,对外销售3角5分至5角不等,“一粒胶囊赚两三角,走批量,1000粒起卖,但一般是万粒起,最多一次几万粒。一万粒制作只需1小时。”

   警方掌握及吴平供述确认的交易记录显示,从今年3月开始到7月被抓获,仅4个月时间,他卖减肥药胶囊,微信和支付宝入账就超过30万元——其中仅6月10日就单次入账2.8万元,一天销售假减肥药胶囊数万粒。

   娄底警方初步统计,吴平累计生产销售近百万粒假减肥药胶囊,按一盒30粒能卖300余元计算,其市场流通价高达1000多万元。

   减肥药二维码扫出鞋垫,利润率近9000%

3个90后的亿元制假链:藏匿深山造假药 利润近9000%

   微商代理各层级价格。警方供图

  在假减肥药圈子里,制药并不是最赚钱的。

   1992年出生、高中文化的河南尉氏县人张萌(化名)是这起生产、包装、销售假减肥药团伙中年龄最小,却是最赚钱的。他从假减肥药源头生产商处以最低价格拿货,组建减肥药微商系统,并设立微商“游戏规则”掌控全局,分销全国。

   警方告诉记者,吴平生产的假减肥药成本不到1角/粒,对外销售3到5角。张萌从吴平等多个途径进货,转手通过层层分销,最高可卖一粒10元,利润率高达900%~1900%。若利润从吴平的“民房工厂”算起,利润率近9000%。

  张萌此前卖乐视会员卡赔了钱,转做减肥药。他说,“自己会试吃,怕吃出人命,也知道副作用很大,知道违法,但不知道这么严重”。

   他从河南新乡、江苏南京、湖南安化三地进货减肥药胶囊,然后让一些生产包装盒的厂家根据他提供的设计图生产包装盒,然后再购买药瓶,自己包装,设计了10几个“品牌”,相应配套的包装盒、药瓶、防伪标识也都是假的。

   与今年7月震惊全国的苏州假减肥药案不同,苏州假减肥药二次包装后,消费者即便扫二维码也能“验明为真”。而张萌包装的假减肥药,二维码扫出来的却是鞋垫。更漏洞百出的是,他生产的同一产品,包装的字体大小都不同,有的包装上还有错别字,包装盒和药瓶上写的保质期也不一样。

   即便如此,张萌也不愁卖不出去。他逐级铺开全国销售网络,成了减肥药微商的“王者”。张萌的微商群,只将信得过的全国总代理、省级代理、一级二级三级代理等“骨干”拉进群,群里不定期发布买家秀广告和客户反馈信息。

   他还立下“群规”:严格单线联系,禁止其下线互相加微信、越级串货——这是为了保障各级代理的权益——微商卖减肥药走量,量大价低,拿货越多代理层级越高,进货价越低,利润越高。

   按照规定,一瘦减肥胶囊(微商俗称“小绿”)进货800盒及以上,才能成为官方合作商,进货价一盒100元。此外,进货500盒、300盒、100盒、50盒,分别成为金牌总代理、一级代理、二级代理、三级代理,进货价每盒对应分别为110元、130元、150元、170元。若代发货一盒,则为210元。

   张萌给减肥药微商骨干定下死规矩——最低零售价不得低于288元,一般30粒一瓶的减肥药售价都在300元左右。娄底警方还掌握,张萌转账记录有200余页,近5000条。在看守所,张萌仅确认交易记录就花了数小时。

   据娄底警方初步统计,吴某、张某累计生产销售有毒有害减肥胶囊近10万盒,按市场价值估算达3000多万元,加上流通和其他环节,该案涉案金额高达上亿元。

   假药制售团伙:逢“3?15”或大案,相互通气停卖避风

   警方从假减肥药团伙主要嫌犯的微信聊天记录了解到,每逢“3?15”或重大有毒有害食品案发,他们都会在微信群通知下线,风头紧,不要卖,并让下线逐级通知客户,货源紧张,暂时无货。

   90后女子小玉(化名)是张萌的下线,也是假减肥药的微商全国总代理,安徽淮北人。小玉大专毕业,工作3年后怀孕了不方便上班,觉得做假冒减肥药赚钱,她加了张萌微信,看其朋友圈产品信息和展示,问其效果。张萌知道自己的产品中添加了西布曲明,就发了7粒“小绿”让她试吃。小玉试吃一粒,有饱腹感、口干等症状,瘦了一斤多,就想做“小绿”代理,张萌随即同意。

   起初二人并未谈及减肥药成分,直到小玉让张萌往全国各地代发货越来越多,聊天愈发频繁,二人才多次谈到有毒有害成分的添加问题。

   张萌告诉小玉,一个下线试吃后,因药性太强,差点进医院。他还发了一个吃减肥药出事的视频给小玉,让她通知下线先别卖,就说是断货了。

  

责任编辑:王佳
分享到:

相关新闻

    热线电话:0371-65796088    地址:郑州市高新区科学大道57号中原广告产业园3号楼15层  QQ:1500902785  邮箱:xuhuizengmail@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