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关心的教育问题,都在这些提案里了!

2018年03月08日09:36

来源:中国网

  重磅

  生了二孩没人看,怎么办?中小学生课业负担太重,怎么办?教师的待遇和地位堪忧,怎么办……

  你在教育领域遇到的各种困惑与难题,都是两会代表们所热切关心的话题。

  小编整理出部分代表委员的教育建议,看看他们是不是说到了你的心坎儿里?

  应给予教师

  特殊公务员身份

  如何提升教师们的幸福感、荣誉感以及归属感,让教师职业真正成为让人羡慕的职业,也是人们密切关注的问题。今年年初,党中央、国务院下发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深化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的意见》对新时代教师队伍建设改革发展面临的重大问题,比如教师地位、待遇、荣誉感等做出了系统部署。

  因此,在本次两会上,教师地位和待遇,依旧是不少委员和代表密切关系的问题。

  “特殊公务员或者是教育公务员制度实际上在国外也不少见,像法国、德国、日本、韩国这些国家的教师就是教育公务员,或者说是特殊公务员”,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周洪宇如是说。

  他这次准备提交的建议是有关推动教育高质量发展,建设教育强国的内容。其中一个建议就是在国家正式确立公办中小学的教师作为国家公职人员的特殊法律地位后,应该相应地配套推出特殊公务员制度,或者说推出教育公务员制。

  周洪宇表示,这样做不仅能吸引更多的优质生源去报读师范院校,为师范院校培养优质的生源,也能让已经成为教师的人安心工作。

  建议将学前教育

  纳入义务教育范畴

  有关民生的众多问题,也是代表委员们关注的焦点。

  2017年,来自国家卫计委的调查显示,六成人放弃生二孩源于孩子无人照料。“有心生”却“无人带”已经成为阻碍“全面二孩”政策实施的现实阻碍之一。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列玉认为,可以通过国家的大力扶持,让幼儿教育成为义务教育的组成部分,使幼儿教育成为所有家庭可以普遍享有的福利。

  全国人大代表、广西民族大学副校长黄晓娟认为,将学前教育纳入到义务教育的范畴里面,在法律的框架内规范管理、统一收费、依法办园,就能很好地避免因市场盲目无序竞争而侵害学龄前儿童利益的事情发生。

  鼓励公立幼儿园

  接收3岁以下幼童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多渠道增加学前教育资源供给,运用互联网等信息化手段,加强对儿童托育全过程监管,一定要让家长放心安心。随着二孩政策的实施,对于托育服务的需求再次上升到显性层面。

  谁来照顾这些年幼的孩子,特别是0-3岁的婴幼儿?是否有相关的专业人才?建立照护中心的资金、场所如何解决?

  全国人大代表、惠州市政府副秘书长黄细花看来,当前3岁以下儿童托育服务机构建设存在“公办缺位”的问题,“公办托育服务机构数量很少,尤其是公办幼儿园向下延伸招收3岁以下儿童的托班严重萎缩。”

  此外,民办“缺路”的问题也存在。社会力量主办托育服务机构缺乏应有支持,不是找不到“门槛”就是“门槛过高”,有企事业单位和社会组织想开办婴幼儿日间照料中心、全日制托育服务早教中心,有的想在社区开设小型互助式托育服务机构,大多数难以获得设置许可。

  她建议建立政府主导的托育服务管理体制,即按照“谁审批谁监管”、“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建议确立由教育部门牵头、相关部门分工负责的政府托育服务管理机制。

  此外,还要鼓励支持多元共建托育服务机构。

  她在建议中提到,鼓励和支持公立幼儿园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向下延伸,创办接收3岁以下儿童的托班,可以酌情先尝试向下延伸接收2-3岁的儿童。

  同时她认为,还要鼓励和支持企事业单位在自有场地内开办托幼园(所),招收职工子女,为职工提供福利性托育服务。鼓励和支持有资质的社会组织通过公建民营、民办公助等形式举办托育服务机构,依法依规参与托育服务发展。

  呼吁网游分级

  游戏玩家的门槛越来越低,大量中小学生把网游当成了自己的兴趣爱好。以“王者荣耀”为例,注册用户数已经超过2亿,其中11到20岁的玩家比例高达54%。

  针对这一现状,全国政协委员于欣伟提出的提案是《关于加快推动网游分级制的建议》。她建议,尽快研究出台强制性分级标准;严格监管和审核游戏开发商、游戏运营方对分级制度的合规执行情况;以及推动游戏运营方在保护未成年人方面进一步升级技术手段,通过用短信验证码绑定实名手机等多重手段,以达到真正甄别未成年人的目的。

  呼吁制定“反校园欺凌法”

  校园欺凌在近年已成为社会热点,遏制校园欺凌是无数家长和老师的期盼。

  去年,十一部门联合印发《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力锤校园欺凌。但是政府出台的政策的打击治理力度,明显不如相关立法。

  今年两会,民革中央提交了题为《惩防并举推进防治“校园欺凌”专项立法》的大会发言,指出目前针对校园欺凌的专项立法时机已经成熟,呼吁尽快制定“反校园欺凌法”。

  就制定“反校园欺凌法”需关注的重要问题,民革中央提出了三条建议:整合目前已有的学校防治校园欺凌规定,将其提升至专项立法;强调监护人责任追究制度,完善“责令父母严加管教措施”的具体手段;完善司法保护制度。

  整治校外补习班,

  “查实一起、处理一起”

  校外培训机构普遍采取“提前教育”的“抢跑”模式,学习进度和难度远超课程标准。在世界各国,如何规范课外培训使之健康发展,都是教育治理的重大问题和难题。

  全国政协委员、上海市教委副主任倪闽景介绍上海经验,“对违规的公办学校及教师,上海坚决‘查实一起、处理一起’,同时对民办培训机构将竞赛或变相竞赛结果以各种形式提供给中小学校(含学校教职工)、干扰正常招生入学秩序的,也要进行追责,甚至吊销执照”。

  将“每天户外运动2小时”

  纳入中小学教育管理制度

  当前,我国学校体育与健康教育工作取得了积极进展,学生体质健康水平下降趋势得到初步遏制。

  但学校体育教育仍然是整个教育工作的短板。青少年体质健康状况的担忧。

  不少委员和专家针对此,提出了不少切实可行的建议和提案。

  全国政协委员、中组部千人计划专家何伟表示,应将中小学户外运动每天累计2小时内容列入《教育法》、《青少年儿童体育发展纲要》等相关法规,使户外运动成为中小学生接受教育阶段必修的一门课程。

  全国政协委员、江苏锡山高级中学校长唐江澎则提出了三条具体建议:一是以每天一节体育课的课程制度安排,促进中小学生体质状况的改善;二是以评价改革促使学生改变学习方式,切实培养动手能力;三是贯彻人才分类评价要求,鼓励中小学教师创造立德树人的实绩。

  对有性侵前科者实施从业限制

  近日,2018年“女童保护”全国两会代表委员座谈会在北京举行,多位代表委员聚焦儿童保护问题,呼吁促进儿童防性侵机制建设,推动相关法律和制度的完善。

  全国人大代表刘丽表示:“对于儿童性侵问题,防范教育要胜于事后补救,因为事情发生后,即使犯罪人员受到法律的惩治,可是孩子是受害者,他们的成长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

  在预防儿童性侵上,我国有哪些新的探索?有的地方已经对有性侵前科者实现就业限制,比如对其从事教育行业进行限制,防止再次实施性侵。

  上海闵行区人民检察院未检科科长杨珍表示,闵行区综合未成年人保护法、刑法等方面相关条文,秉持儿童利益最大化原则,探索建立对有性侵儿童前科者限制禁止从业机制。“这项制度启动后得到广泛的肯定,也有不同的声音,主要存在关于立法依据、会不会对违法犯罪人员人权存在侵权情况的疑问。” 杨珍说,所以期待相关部门能够关注和完善。

  增设独立的虐待儿童罪罪名

  因去年多次发生虐童事件,九三学社的拟提案里重点关注了学前教育市场的规范、师资短缺等相关方面的问题,特别指出目前我国学前教育发展中存在的问题。

  数据表明,2021年当年学前教育阶段的适龄幼儿将增加1500万人左右。九三学社提出,幼儿园预计缺口近11万所,幼儿教师和保育员预计缺口超过300万。不仅如此,中国2016届“幼儿与学前教育”职业类本科毕业生,毕业半年后月收入为3504元,比全国平均水平低872元;而高职高专毕业生毕业半年后月收入为2706元,比全国平均水平低893元。

  幼儿教师和保育员这份职业存在的高强度工作性质和低保障低报酬之间的矛盾、刚性需求的市场和失衡师资供给之间的矛盾等亟待解决。

  因此,九三学社提案建议,应加快研究出台《学前教育法》,对我国学前教育公共服务建设与改革发展中的深层次难题、关键性体制机制问题做出明确规定;在我国《刑法》中尽快增设独立的虐待儿童罪罪名,并规定虐待儿童从重处罚。

  建议小学阶段

  试行半天文化课半天实践课

  全国政协委员、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副主席钱学明向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提交了题为《关于小学阶段试行半天文化课半天实践课的建议》的大会发言。

  素质教育是中国教育发展的方向。钱学明认为,社会发展需要大量音乐、体育、美术等方面的人才,需要大国工匠,需要创新精神。在应试教育重压之下,学校很少会鼓励、学生也没有时间发展这些技能,造成动手能力弱,思维固化。往这些方向发展的学生,有时候往往是文化课跟不上才不得不“转行”,而不是基于天赋与兴趣爱好,难成大器。


编辑:王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