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元生存15天 生存挑战不同代际学生观念差异大

2018年08月30日13:55

来源:钱江晚报

  今年,学生在深圳参加生存挑战。

  10年前,学生在深圳参加生存挑战。

  “80后的学生更吃苦耐劳,95后的学生创新意识更强。”

  “10多年前,有学生赚了钱去肯德基吃大餐庆祝,我们是要批评的;现在则顺其自然。”

  作为浙江师范大学“50元在陌生城市生存15天”的带队老师,在学校团委工作的李晓东已经参与了10多年。

  不同代际学生之间的观念差异;社会变迁对人的思想、行为的改变……像他这样的带队老师,观察得最清楚。

  从端盘子,到培训机构

  李晓东第一次带队是在2005年,一直到今年。

  “2005年,队员们的工钱,一天结余25元的已经很厉害了。现在,基本每天能有100元,少的也有七八十。”这么多年下来,李晓东感受最明显的是队员工资的巨大变化。

  这其中的差异,除了一些经济因素外,李晓东觉得最大的原因是队员们工作的机会增多了:10多年前,找工作基本靠沿街问,大多数工作也都是一些简单的体力劳动,发传单,端盘子。工资低,又固定,“从四五年前开始,开始有队员陆续在微信上卖东西。这样可以同时做几份工作。”

  除此之外,越来越多的队员开始在培训机构找工作。

  “社会上这样的机构越来越多,家长们越来越重视孩子的功课,包括兴趣爱好,所以不仅是辅导数理化,像篮球教练、游泳、救生员,这样的暑期工需求量也在变大。”

  也正是因为此,虽然从2000年到今年,生存基金一直是50元保持不变,但如今,队员们利用50元作为启动基金,赚到的钱反而比以前多了。

  从找工作,到自己创业

  从2005年带队到现在,李晓东接触到的学生,也从80后跨度到90后,以及95后,作为队员,他们的生存理念也大不相同。

  “举个例子,以前80后的队员,住宿的地方即使有空调,也很少有舍得开的,因为觉得出来就是要吃苦的。但90后的孩子们,有这个条件,就会尽量利用起来。”

  今年31岁的丁坚江,如今是绍兴职业技术学院的团委书记,2008年,他在浙江师范大学读工商管理专业,当年他们的生存挑战去的是广西南宁。

  “我在一家螺蛳粉店做临时帮工,每天从住的地方步行一个半小时过去。”丁坚江至今记得,那个时候的公交车是1.2元,“就是为节省一天3元多的路费,另外也觉得应该这样吃苦。”

  在李晓东看来,后来的生存队员很少这样做,因为他们的想法不一样。“95后这一代,我经常听他们说起的是,时间就是金钱,所以要把能节省的时间都节省起来。”

  今年36岁的施佳是浙江师范大学地理环境科学学院党总支副书记,2002年,在浙师大读汉语言文学的他曾去青岛参加生存挑战,毕业留校之后,他也做过七八年的带队老师。

  “后来的学生,可能会更加追求最大的效益。不仅在交通出行上,还体现在物质生活上,我们那个时候就是吃白馒头,觉得这是吃苦的一部分,但之后几届,有队员就会有不一样的想法,比如,我在保证收入基本支付开支外,能不能稍微吃好一点,因为这样更有利于我生存下去。”施佳的一个感觉是,80后,很多队员是找工作,到了90后,特别是95后,更善于自己创业,比如做微商,再比如,从五六年前开始,就有人会从义乌批发小商品带到挑战地去卖。

  “我们那个时候就觉得要找份稳定的工作,旱涝保收,觉得做小生意不牢靠。但现在的学生,更喜欢这种不稳定性的挑战,最后反而盈利更大。”

  从坚持到底,到不断尝试

  与此同时,一些职业观念也在悄然改变。

  丁坚江在15天内,一直坚持在螺蛳粉店打工,每天50元的工钱,最终结余270多元。

  他的学弟学妹们,渐渐地不再满足于只做一份工,而是在这个过程中,不断选择、尝试。

  “我们当时很少辞职,除非发生特别的意外,那种心理就是,当初老板好心给你提供了一份工作,以后即使遇到更好的机会,也不好意思开口说不做了,换工作。”施佳观察到,后来的学生有了不一样的想法。

  “90后的学生更想有更多的尝试,他们希望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接触体会不同的工作,所以会有更多选择。但我们也会给学员强调,在找工作时,要言而有信,如果对商家有承诺,就要践行,处理好这个问题。”李晓东说。

  最近五六年开始,参加生存挑战的队员们的另外一个变化是,越来越抱团。“原来基本都是单打独斗,渐渐地,队员们开始自己成组,每个小组七八人,一起讨论,做功课。”李晓东说,这样的改变应该正是因为大家的生存办法不一样了,“自己创业,当然需要团队。”

  去年在昆明生存挑战中,通过开微店卖鲜花饼谋生的女孩蓝詹宁,就是在开店之初拉了三位队友一起做。

  “因为启动需要资金嘛,我只有50元肯定不够,三个人一起做,就要150元啦。”

  从批评,到顺其自然

  从2000年到现在,社会在发生巨变,这么多年下来,生存是越来越难,还是越来越容易呢?

  “相对来说,应该是生存容易了很多,因为机会越来越多。”10多年带队老师做下来,李晓东是这样一种感受。

  2016年,李晓东曾带队去厦门,这是他第二次去这个城市,第一次是在2007年。

  “第一次去,队员们主要的工作还只能是一些传统的卖报纸,刷盘子,几乎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但第二次去,厦门已经游客如织,厦大作为一个景点,很多人去参观,我们的队员就在里面做导游带团,带一个团就可以收入80元。”

  但是后来者也有后来者的不易。

  “举个简单的例子,现在城市的发展越来越快,城市越来越大,原来队员们找工作,可能就在一个区,现在基本都是跨区,所以往返的路程会很长。“李晓东解释,这也是以前的学生可以靠腿丈量城市,现在越来越少人靠走路的原因,“而且城市的交通越来越发达,除了公交车,很多城市都有了地铁,还可以骑共享单车。”

  随着时代的改变,李晓东在指导学生时的一些理念也在悄然变化。“2004年的时候,在北京,我们有一个队员,赚了200多元,请同学吃肯德基庆祝,这在当时,我们是明确提出批评的,但现在,已经不会干涉对这种行为了;再比如,换工作,早几年也是不支持的,我们希望队员们能一份工作坚持下去,现在则是越来越多的学生想更多尝试,你很难去说,谁对谁错,我们现在更多的是顺其自然。总之,最基本的一个原则,是希望大学生们能多接触、观察、融入这个社会。”

  新闻背景

  自2000年8月至今,浙江师范大学连续18年组织学生赴厦门、深圳、青岛、上海、北京、南京、天津、西安、南宁、成都、贵阳、昆明等城市开展了以“50元在陌生的经济发达城市生存15天”为主要形式的生存训练活动。生存团队需要通过各种合法方式选择就业。迄今为止,已经有约700多位队员参与。


编辑:王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