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建议:开学了让我们做个粗糙点的家长

2018年09月11日09:31

来源:中国青年报

  新学期开始了,又一批孩子走进校园,前几天一位焦虑的家长找我:“我应该怎么补救?做什么准备?”她说自己和其他家长相比,做的准备太少了,孩子什么都没有提前学。

  很显然,她非常焦虑。

  该准备什么?细说起来,需要准备的很多,但对于当下的家长,首先需要准备的是正确的理念,正确的心态:做一个正常的家长,粗糙一些的家长,让孩子经历自己应该经历的一切。

  伴随物质水平的提高,又是非常6+1的家庭结构,加上传统文化的影响,众多家长对孩子的过度关注已经到了病态的程度,越来越神经质,却浑然不觉。

  和一个儿科医生聊天,说到儿科医生欠缺的问题,他说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家长都太神经了,甚至很变态,压力太大,于是大家纷纷转行了。有一次值班,一个3岁的孩子感冒,包括保姆在内,大大小小来了6个人。其实只是一般的感冒,他开了化验单,需要给孩子验血,孩子奶奶一伸胳膊说:孩子太小,抽我的血,我也感冒了,病毒应该都是一样的。好说歹说最后才同意给孩子验血。

  听了这个荒诞的故事,很多父母可能都哑然失笑,但我们是否意识到,我们在孩子的教育上,在有些时候,有些方面也往往这般神经质过?比如面对分班的好坏,同学的“欺负”,老师的“批评”,等等,可能因为过度的关心而放大了很多小事情。

  河南某县的一位家长,因为老师在家长群公布了孩子作业的情况,就认为孩子心理受到了伤害,“有自残的可能”,要求老师上门道歉,否则就告到教体局,迫使老师不得不提出辞职。同样,山东的一位家长则因为老师拍打了上课说话的孩子,认为孩子受到了心理伤害,不依不饶,报警、诉讼,使出各种手段。最后老师竟然被拘留了。

  我们可以想象,这种家长、这种关爱方式,必然弄巧成拙,很容易培养出一个又一个脆弱的孩子,一个又一个熊孩子,与我们的期望背道而驰。

  日前,一名中学生竟然因为父母没收手机而跳楼自杀。而在北京,一名23岁的成年人,竟然因为找父亲要钱不给,就跳河自尽。遇到一点委屈、不顺心,受到家长或老师的批评,或是与同学发生冲突矛盾,动辄就离家出走,跳楼自杀的中小学生不是一个两个了,值得众多家长反省。

  曾和澳门城市大学副校长孔樊清聊天,无意间聊起了她的孩子,能感到她既骄傲,又愧疚。她爱人是外交官,长期驻外,她也因为工作很忙顾不上管孩子。迫不得已,她请了一个保姆照顾孩子生活,对保姆的要求也只有一条:饭要卫生,吃了不拉肚子就好。对于孩子,要求也很简单:诚实、不撒谎。

  说到这些,她的眼眶里含满了泪水。

  但两个孩子的成长却是出乎意料地好。女儿学业优秀,进入国内某名校,后申请奖学金去美国读书,进入美国高盛工作。儿子后来也出国留学,目前在中国最著名的网络公司做技术工作。这些还不是关键,关键是孩子们很贴心,平时嘘寒问暖自不必说,每到假期,女儿会给他与爱人安排好度假,羡煞朋友们。

  我说,你这是歪打正着,没有把孩子放在第一位,该怎样就怎样,在孩子的教育上,做到了抓大放小,只抓根本与核心,让他们经历他们所应该经历的一切。在这种教养方式与环境下,孩子会比同龄人更快地社会化,他们从小就开始面对最基本的生活学习需要,用自己能找到的资源、办法、方式去解决。这里面有基本的生活问题与困难,也有自己的学习安排与挑战,当然也包括了校园里遇到的与同学、老师之间的摩擦矛盾纠纷。他们往往会有更强大的内心,因为他从小经历了作为一个社会人必须经历的一切。没有了父母的过度呵护,他们只能自己学会处理、承受。而幸运的是,在这样的成长过程中,每一次遇到困难与挑战都是渐进式的,都是从很小的事情开始的,并伴随年龄的增长而不断加大、复杂,极少出现跨越年龄与心智的极端难题。这也是一个正常的人所应该经历的成长过程。

  关心孩子生活教育,当然是一个父母的基本职责,但过度关心,有百害而无一利。在父母的过度呵护、帮助下,很多孩子失去了正常真实的成长环境,缺失了应该有的历练。父母替孩子做了生活中的全方位保姆,孩子生活自理能力必然就差;父母给孩子千方百计择校,安排了各种学习辅导班,请了很多名师,孩子就不必也不会安排自己的学习了;同样,遇到与同学、老师纠纷矛盾,父母亲自出面,“不能让孩子受委屈”,包打天下,孩子也再次失去了作为一个社会人所需要的与人协作,处理复杂人际关系的能力。泛滥的关爱,也让孩子认为什么都是应该的,更不会珍惜爱与关爱。更为重要的是,在这一系列的过度呵护中,孩子们很容易出现两个严重的问题,第一就是缺失了最基本的承受压力与受委屈的能力;第二,就是极端的自我自私而浑然不知。一旦进入社会,或者父母难以“长臂管辖”的领域,孩子陡然面临很多复杂问题与挑战,往往难以承受,摔个大跟头是小事,做出极端的事情也属正常。

  如果你对孩子还有所期望,希望孩子健康幸福,那么,就做一个粗糙的家长,做一个正常的家长,像“养猪”一样养孩子,他不一定大富大贵,但他会健康!


编辑:王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