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室多媒体成学生近视新诱因 多媒体教学亟待“立规”

2018年12月10日16:15

来源:北京晚报

  投影仪、电子白板、教学一体机……随着教育信息化的推广,这些多媒体教学设备已广泛应用于中小学校课堂教学。相比以前单一的板书形式,多媒体教学更形象直观,使上课变得更轻松有趣。但这些多媒体设备如果使用不当,则可能对学生的视力造成损伤。

  那么如何做到多媒体教学和护眼的平衡?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孩子们在学校每天都要盯着看的屏幕的使用标准,目前却依旧是空白……市政协委员、市青联常委姜海琳此前就曾提出提案,希望填补这一空白,尽最大努力降低现代化设备对孩子们视力的损害。

  现象

  一个班近4成是“小眼镜”

  姜海琳是两届政协委员,也是孩子的母亲,平时委员履职、调研就格外关注青少年问题,接触的老师、家长也比较多。说起这个提案,姜海琳说,这还是调研时和老师们聊天产生的一个“小火花”。

  “我家孩子上初中,近期测视力是5.3,老师就问我能不能介绍一下保护孩子视力的经验。”姜海琳回忆说,“这位老师刚送走一届6年级,班上有不到10个孩子是近视眼,可新上来的一批新三年级学生,班上43人,近视的就有16个。我一算,超过37%的孩子都是近视啊!”

  孩子们的近视怎么会越来越严重呢?姜海琳开始了刨根究底。

  她首先委托这位老师在学校内进行调查,发现从一年级到六年级,学生的近视率呈现逐年增长的情况,而且一二年级的小眼镜也越来越多。姜海琳又让自己的孩子在同学中进行了解和调研,发现在中学,班里“小眼镜”的比例普遍在30%至40%之间。

  姜海琳又陆续和50多位孩子家长聊起孩子视力的问题。“大家都有一堆苦水,其中有个家长提到孩子从幼儿园开始就长期在学校接触电视或电子屏。”姜海琳说,调查中她发现有的幼儿园会在吃饭、休息等时间用大屏幕播放动画片,有的甚至还要求孩子配备IPAD,每周都设置IPAD操作课程。而到了小学、中学,在学校基本上都会用上多媒体教学。

  发现

  多媒体设备使用缺标准

  “孩子使用电脑、平板、手机等电子产品,在家里家长还能够限制时长,在学校谁来监管呢?”姜海琳把调查的重点放在了中小学多媒体设备的使用上。

  姜海琳开始向自己当老师的朋友们了解情况,还走访了北京市的几所小学,得到的结果不容乐观。

  所有受访老师都表示班级上有多媒体设备,会在课堂教学中使用幻灯片等,使用时间长短则根据课程内容以及老师习惯而定,而且有的时候教学间歇显示屏也根本不关,一亮一节课,甚至课间休息也不关闭,因为那样方便下节课继续使用。而且,学校也没有关于多媒体设备使用时长的要求,都是各科老师自主决定。老师也喜欢使用多媒体课件配合教学,在作业讲评、复习总结的时候比黑板更直观,省去了很多写板书的时间。

  “有的老师还跟我反映,除了教学,学校的通知、大会、广播等也会通过多媒体显示屏传递,有的学校低年级还在午间给孩子放动画片。很多老师都是听了我的问询才意识到一天下来孩子们几乎节节课都要用上多媒体设备。”姜海琳说,有些学校甚至把IPAD当成和笔、本一样的教学用具,在平板上教学、留作业。

  “学龄儿童每天在学校的时间为8到10个小时,在学校大量使用多媒体教学设备的情况下,视力一定会受到影响,近年来已有不少媒体报道过因教学投影仪不当使用导致学生近视的事件。”姜海琳说,她还查阅了大量资料,发现与此前的用眼环境相比,现在孩子们最大的变化就是“依赖”电子产品,各种机构对近视率的统计显示,小学生近视率超过4成,初高中生的近视率已超过7成,中国青少年近视率高居世界第一、青少年近视呈现深度化、低龄化趋势。

  为了弄清电子显示屏对孩子视力的影响,姜海琳还特意请教了眼科医生,得知:人的角膜表面有一层泪膜,正常人每4到6秒眨眼一次,泪膜破裂时间大于10秒,如果双眼长时间紧盯电子屏幕,眨眼和眼睛活动次数就会减少,导致泪膜不完整不均匀,角膜表面失去滋润和保护,就会造成眼睛干涩疲劳,而孩子自制能力较成人更弱,如果连续看20分钟多媒体显示屏,眨眼次数和泪膜破裂时间会远低于平均值,长期下去,成为近视眼的几率大大增加。

  “就像相机镜头长期不保养会脏污一样,不好好保护,视觉质量也会下降。”姜海琳说,“白天对着屏幕上课学习,晚上回家对着手机和电脑完成各项家庭作业,现代化教学的手段如果不加以规范,有可能是以孩子们的眼睛为代价!我们在关注如何最大限度地发挥多媒体设备对教学的促进作用的同时,也应该更多关注孩子们的视力健康状况。”

  建议

  设置使用超时自动阻断功能

  总结了自己的调研结果,姜海琳认为目前学校多媒体设备使用上存在不能控制多媒体设备使用时长、多媒体设备没有统一的操作规范和电子作业过多三大问题。

  “目前北京市各小学的多媒体覆盖率已经达到100%,但大多数教室没有配备专门的遮光帘、部分设备疏于维护、亮度不达标,不符合视觉生理的要求。不稳定地显示闪烁不定的画面会增加眼睛的负担。”姜海琳说,在多媒体设备使用过程中也没有相应的使用环境标准,有时教室窗户大开,屏幕上白茫茫一片,这样的光源环境,后排或侧边的孩子要看清楚很费力,孩子们每天从早到晚接连五六节课都要盯着屏幕去学习,这是孩子近视的一大诱因。

  姜海琳已提交了《关于规范小学生教学中多媒体设备使用标准、保护青少年视力的提案》,建议政府教育部门尽快出台分年级、分学科的校园内使用多媒体教学设备使用规范,比如给多媒体教学设备上设置单日使用超时自动阻断功能,根据不同年级、不同学科分类对多媒体课件的制作标准以及投影设备的亮度、分辨率、对比度,使用环境等作出保护学生视力的规范,例如字号大小、背景图片颜色等。在条件许可的情况下,适当减少多媒体的使用时间和频次,多媒体应处于辅助地位,使孩子们的眼睛有舒缓的时间,才能预防近视。

  回应

  教室多媒体教学要求正在制定中

  提案提交后,姜海琳依旧非常关注这个问题,在提案办理过程中和市教委频繁进行沟通,也更加全面地了解了孩子们用眼健康的情况。

  “2016年至2017年学年度,北京市中小学生视力不良检出率为58.6%,中小学生视力低下明显呈低龄化状况,自2007年以来小学一年级视力低下检出率每年都在30%以上,最高的一年是2010年,接近40%……说实话,市教委提供的数据比我调查得来的数据还要严重。”姜海琳说,市教委也在办复过程中坦承目前确实没有多媒体教学设备使用的规范,下一步将全面深入开展中小学健康教育,继续开展中小学预防近视干预措施实践工作,根据委员建议,今年将继续开展防近视系列活动,让教师在教育教学中科学规范使用多媒体教学设备,促使中小学生视力低下得到有效控制。

  办复意见中最让姜海琳感到满意的是,市教委表示要积极推动多媒体课件制作及投影设备相关标准的实施。“中国教育装备行业协会目前正在组织专家开展相关研究,制定《教室多媒体教学卫生要求》相关标准,待标准出台后,将积极指导全市各中小学校认真贯彻落实。”市教委这样回复。

  补白

  让孩子们拥有一个“清晰”的未来

  姜海琳说,她已经看到了一些学校在努力改善学生用眼环境,比如她此前调查过的学校中,有的已经利用假期将教室的照明设备换成了护眼灯,孩子们户外锻炼的时间和质量大幅提升,有的学校还开展了爱眼护眼小明星的评选。

  今年8月,姜海琳了解到,“教育部联合国家卫生健康委等有关部门研究制定了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提出了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的阶段性目标,明确了家庭、学校、医疗卫生机构等各方面责任,并决定建立全国儿童青少年近视防控工作评议考核制度,方案近期将正式印发实施。”姜海琳说,下一步她将持续关注《教室多媒体教学卫生要求》相关标准的制定进展,如果有需要还将继续提出提案。另外姜海琳还希望这个标准也应该覆盖到课外培训机构多媒体设备的使用中。

  “家庭也要承担起责任,关注孩子对电子产品的使用,陪伴孩子增加户外活动时间……”姜海琳说,“全社会都要行动起来,共同呵护好孩子的眼睛,让他们拥有一个清晰的未来。”本报记者孙颖X133

编辑:王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