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幼儿普惠园将占八成 幼教业临新风口

2018年12月23日11:11

来源:工人日报

  预计2019年我国幼儿教育市场规模年均复合增长率将超过15%,普惠园将占到八成左右

  幼教业面临新风口

  “孩子该进幼儿园了,可进什么幼儿园?一家人愁死了:私立贵族园价格太高,我们这种工薪族负担不起!普惠园钱少点,又担心师资力量太差。”12月10日,家住重庆上清寺的刘弘女士不无忧虑地对《工人日报》记者说。

  近年来中国幼儿教育市场保持较快发展,有数据显示,2012年我国学前教育的市场规模为820亿元,2017年达到1900亿元,预计2019年我国幼儿教育市场规模年均复合增长率将超过15%,达到2300亿元,普惠园将占到八成左右。

  面对高速发展的幼教事业,刘女士们的“入园难”并非矫情。民办幼儿园虽然在数量上增长迅速,但是在硬件条件、环境创设、教学质量、师资队伍培养等各方面较公办体系仍有较大差距,特别是在欠发达地区,有特色、有品质的中高端幼儿园屈指可数,市场整体有效供给不足,存在较大发展潜力。随着国家对公办幼儿园的持续投入,未来幼儿园市场势必会呈现二元制结构,公办幼儿园更多提供的是普惠式教育,解决社会“入园难”的问题;而民办幼儿园一定要办出各自的教育特色,走市场化的路线,满足特殊人群的中高端需求。

  民办幼儿园如何破局

  普惠园政策再加上近年资本的入局,连锁幼儿园集团快速并购整合,使单体民办幼儿园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有分析认为,普惠园政策对高端园的影响不大。

  国家为解决“入园贵”难题而大力推广的普惠园,已经成为大略方针,政府也会有意识地对一些民办幼儿园进行收编,其中意见明确提出有5种推进普惠园的方式:

  “一是将重点发展普惠性幼儿园,逐年安排新建、改扩建一批幼儿园,支持企事业单位和集体办园,扩大公办资源;二是理顺学前教育管理体制和办园体制,建立健全”国务院领导,省地(市)统筹,以县为主的学前教育管理体制;三是健全学前教育成本分担机制,各地按照非义务教育成本分担的要求,建立起与管理体制相适应的生均拨款、收费、资助一体化的学前教育经费投入机制,保障幼儿园正常运转和稳定发展;四是构建幼儿园教师队伍建设支持体系,根据普及学前三年教育的要求,确定高等学校、中等师范学校学前教育专业的培养规模和层次,加大本专科层次幼儿园教师的培养力度;五是加强幼儿园质量监管和业务指导,根据教育部制定的幼儿园保教质量评估指南,各省(区、市)应建立完善幼儿园质量评估体系,将各类幼儿园全部纳入评估范围。”

  随着产业的发展成熟,家长教育观念的不断更新,未来各家机构的核心竞争力势必要回归教育本质,配套教育产品变得尤为重要。未来,民办幼儿园的出路有3个:在不被收购的情况下找到资本依靠;作为投资人,如果在当地有2所以上的幼儿园,完全就可以自己做本地化的区域加盟、合伙人,成为其他弱小民办园的“教学、管理、运营”服务商;升级培训提供者。

  现在,无论民办幼儿园还是公办幼儿园,最缺的就是保育员、师资。统计数字显示,到2020年,我国幼教保育员、师资缺口将达到300万。这是一个很庞大的市场,也为民办幼儿园转型提供一种可能。

  幼教行业大洗牌势在必行

  面对市场和政策的双重变化,幼教行业面临着新一轮洗牌。

  2016年11月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修改的决定》,民办教育产业的教育资产被划归为经营性资产,从而为民办教育资本市场证券化扫除了法律障碍。不少幼教资产看到了资本化的前景,纷纷跑马圈地,收购、并购热情空前高涨。

  去年5月,教育部公布了《关于实施第三期学前教育行动计划的意见》。意见提出,全国学前三年毛入园率达到85%,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达到80%左右。这意味着将有12万民办幼儿园被定性成普惠园。

  重庆两江新区的一位幼儿园园长表示:“得到有关普惠园的消息时,我的第一反应是,老师留不住了。原本每个孩子每月收费5000元,如今只允许收费1000多,即使再补贴2000元,我依旧处于亏损状态。”

  重庆一位幼教投资者项前说:“现在,整个行业都处于焦虑中。大集团在思考如何可持续发展,如何变革基因拥抱互联网;中小机构面临着选择登记成普惠园,还是营利性幼儿园的难题;小型幼儿园更是一个小舢板,在变革中求生存。”

  近日,重庆市教委发文公布了《关于实施教育扶贫攻坚三年行动的意见》,提出将通过精准资助贫困学生、扩大农村普惠性学前教育资源、加强乡村小规模学校建设等十大举措,以补齐教育短板为突破口,构建全方位的教育精准扶贫体系。

  政府文件中已经明确指出,未来普惠园的覆盖率将达到 80%。因而,幼教行业中出现了这样一个共识——未来的幼教市场将逐渐形成“高端+普惠”二八分成格局。

  九鼎投资幼教产业整合基金总经理谢万彬赞同这样的观点,认为从中短期范围内来看,确实是会存在“二八分成”的格局。因此,整个行业即将进入一场由大资本和大监管双重力量交错下的行业洗牌,而二八分成背后,其实是幼教行业在加速分层。

  何为分层?“其实就是该营利的营利,该普惠的普惠,做内容的就做内容,做市场的就做市场,做平台的就做平台,专业人干专业的事儿。”项前如是说。

  找准定位,教育行业的风口还在

  近年来,无论是面向投资人还是面向家长,教育行业始终坚信一个观点:“教育行业科学的模式必然是线上线下的深度融合。”

  重庆师范大学著名教育专家王芹教授认为,教育行业是一个科技主义加人文情怀的行业,是个良心活,因此企业需要充满耐心和匠心,以及投入大量的资金到教研和内容研发中。因此,只要找准定位,教育行业的风口仍在。

  智课教育联合创始人、USKid中美双师学堂事业部总裁翟少成表示,当幼儿教育没有中央厨房的时候,扩张就容易出现教学质量的下滑与稀释。因此小而美没有错,不甘于小而美,而且还并没有标准化的体系和大后台,才是滞后发展的主要原因。所以,中央厨房要线上、线下的服务都可以进行。

  蓝象资本合伙人宁柏宇认为,2013年到2022年是教育创投的黄金十年,但是在2018年这个五年之际,教育创投黄金十年进入了下半场,具体来看主要有三个显著的特征:政策落地、资本避险、人才辈出。

  人口红利、消费升级、科技、政策,是教育领域中可能发生变化的四个要素,任何一个要素发生剧烈变化,都会带来新的市场机遇。

  “转型成为普惠园?还是提高价格抢占20%的营利性民办园市场?这成为了摆在诸多幼教从业者面前的一道选择题。”面对幼教从业者的忧虑,重庆掌上教子CEO张策认为,要想在这场大洗牌中存活下来,幼儿园一定要根据自身的情况找好定位。

编辑:王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