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负,如何不再越减越重

2019年01月03日09:20

来源:人民网

  2018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教育部等九部门给全国中小学生送来了一份新年大礼,即《中小学生减负措施》(减负三十条)(下称《减负措施》),《减负措施》的下发时间意味深长,表明国家相关部门从2019年起要在中小学生减负问题上迈出新的一步。但是,《减负措施》的最终效果如何,有待时间验证。

  新下发的《减负措施》三十条包括四个方面:规范学校办学行为,严格校外培训机构管理,家庭履行教育监护责任,强化政府管理监督。三十条面面俱到,涉及学校、家庭、社会、政府四方面的责任,但这些措施要真正落地,必须明确主体责任,找准工作的着力点。

  一、学校要切实承担起减负的主体责任

  学校是学生接受教育的主要场所,但现在的学生很难体会到学习的快乐,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作业负担过重,一个初一年级的学生往往一门课就要完成几种配套练习。学生的作业负担为什么这么重?这与教师的学科素养、教学能力密切相关,由于缺乏有效的提高学生成绩的手段,课堂教学效果不佳,一些教师便形成了一种“路径依赖”,用大量的练习对学生进行狂轰滥炸,最后也许会有一点效果,但学生付出的代价太大。大量的重复性练习破坏了学生的学习品质,使学生只能学到肤浅的知识。很多老师常奇怪:为什么有些题目平常练习过,学生到考试时还不会?原因就是学生在练习时没有进行深度思考,因为不可能有时间思考,只能是机械地应对。过多的作业让学生连基本的睡眠时间都不能保证,谈何发展其他能力?

  减轻学生过重的课业负担,要求校长们把主要精力放在两个重要环节:

  一是课堂教学质量。学生作业越多,越证明课堂教学有问题,课内损失课外补的结果,如同让学生在阴雨天背稻草,负担越来越重。

  二是作业的布置与批改。学生作业多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教师布得多改得少甚至不改,如果要求教师做到全批全改,他就不可能布置那么多作业。

  当今的学校不可能不要成绩,但一定要牢固树立“向四十五分钟要质量”而不是“向二十四小时要质量”的理念,追求绿色升学率。学校还要建立一个学生作业负担监测机制,适时将学生的考试成绩与作业量、教师布置的作业与批改的作业进行比对,并作为教师业绩考核的一个重要标准。

  二、对校外培训机构的管理要着眼于必要和有效

  校外培训是对校内教育的一个补充,但最大的问题是泥沙俱下,必须通过管理引导其走向规范,目前可以做而且必须做的是两点:

  一是抓办学场所的规范,确保学生的安全。

  二是抓师资聘用的规范,既要求培训机构所聘教师都持有教师资格证,又要严格禁止在职教师到培训机构任教。

  由于相当一部分校外培训机构聘任了在职教师,已严重影响了学校的教学质量,一个教师在课余没有足够的时间读书、备课、休息,怎么可能把课上好?学生在课堂上收获不够,只好到校外培训机构去弥补,这样便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现在国家相关部门从政策层面作出了明确规定,会有效地遏制公办学校教师的兼职行为。

  三、家庭教育观念的转变有赖于全社会人才观的改变

  教育家顾明远说,教育的“病”是社会病的“征候”,“应试教育”是社会逼出来的。家长们为什么热衷于给孩子在校外报各种各样的班?因为社会竞争日益加剧,并且不断前移,甚至前移到学前教育阶段。高考升学率越来越高,但职场门槛也越来越高,在一二线城市,很多用人单位对应聘者毕业高校的要求不断升级,高考成了一个人一生的政治、经济、社会地位的一次重要分流。尽管教育家们一再告诫说孩子是有差异的,不可能所有的孩子都能上名牌大学,但做父母的绝不会轻易放弃对自己孩子的期待,而为了实现这一期待,就要比别人更努力,付出更多,于是,中国父母们的焦虑感、疲惫感越来越强。

  四、政府在减负问题上的作为主要是办人民满意的教育

  《减负措施》要求地方政府不用升学率来评价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地方政府不难做到,但是,家长不会不看学校的升学率,他们会用脚来对一个地方的教育进行投票。

  所以,在减负问题上,政府首先要做的是吸引更多的优秀人才进入教师队伍,因为只有优秀的教师才会有优质的教育,优质的教育才让减负这一目标有实现的可能。

  其次,政府要创造条件满足人民群众对教育的多种需求。长期以来存在着这样一种认识误区,就是减少学生的在校时间就等于减负,等于实施了素质教育,其结果是把大批学生赶向校外培训机构。如果孩子学习上的问题在学校能够得到解决,家长不会到校外找人辅导;如果孩子的个性化发展需求在学校能够得到满足,家长也不会在校外给孩子报各种培训班。现在《减负措施》在建立弹性离校制度和支持做好课后服务方面作了明确规定,应该说是充分考虑了群众的意愿,也给了学校很大的办学空间。

  最后,政府还要把对学校减负工作的指导和要求落到实处。政府的教育督导部门要通过定期不定期的督导检查或引进第三方评估的方式,将各校学生的课业负担情况向社会公布,让家长对各校的办学水平有一个正确的评价,从而树立正确的质量观。(刘萍)

编辑:王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