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名特岗教师被欠薪半年,当地回应:尽快解决

2019年01月31日10:14

来源:中国青年报

  在陕西省渭南市临渭区,3个问题困住了100名特岗教师:拖欠半年的工资什么时候发?为什么不落实“特岗教师聘用合同”?什么时候能解决特岗教师的待遇问题?

  政务网上“积极协调,予以解决”的回复挂了两年,市长热线建议咨询区教育局和区财政局,教育局的工作人员给过几个版本的回复,包括“‘聘用合同’说得不明确”“关于解决特岗教师待遇问题的报告已经提交给区政府,正在等批示文件”“据侧面了解,财政局已经在执行(补发补贴、补缴保险)了”。

  “特岗计划”是“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教师特设岗位计划”的简称,由教育部、财政部、人社部、中央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2006年联合启动实施,公开招聘大学毕业生到西部地区农村任教。特岗教师服务期为3年,期满考核合格后可留在当地学校进入正式编制。这被视为“缓解农村地区教师紧缺和结构性矛盾”“促进高校毕业生就业”的有效举措。“特岗计划”所需资金由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共同承担。迄今中央财政已投入经费456亿元,为中西部乡村补充了66.8万名中小学教师。这项计划也被写进了《教育脱贫攻坚“十三五”规划》《深度贫困地区教育脱贫攻坚实施方案(2018~2020年)》。

  这样惠及个体、地方和中国教育的政策,真正在基层落地时,却执行不力。临渭区教育局在公开的回复中,承认未按国家规定落实特岗教师待遇问题。

  1

  教育部和财政部联合发布的“2017年教师特岗计划工作启动通知”与“陕西省特岗计划启动通知”都提到,“落实好特岗教师的工资与补贴发放”。两部委的通知中,要求“确保特岗教师在工资待遇、社会保障、职称评聘、评优评先、年度考核等方面与当地公办学校教师同等对待”,陕西省通知中,则重点强调了职称评聘、评优评先、年度考核三方面。在工资方面,中央财政给予特岗教师每人每年3.46万元工资性补贴,由地方财政补全与当地教师待遇的差额。

  90后姑娘程艳生在农村,到大城市读了师范院校。2017年,她通过国家“特岗计划”考核,回到陕西省渭南市临渭区,成为一所村小的四年级教师,教学生语文和英语。2017年9月至今,她的工资卡显示总共有两次工资发放记录,收入3.46万元,这是每年中央财政转移支付的部分。按照《陕西省2017年农村学校特设岗位教师聘用合同书》,她还应享有由县级政府承担的高于中央财政转移支付的部分,并有养老、医疗保险等社会待遇。

  程艳毕业那年,同寝室的同学都留在大城市,有人当教师,也有人考进事业单位。她觉得自己“有点儿小情怀”,希望“回到农村做点儿什么”,家人支持她则主要是看中这份工作“稳定、有保障”。

  入职没多久,程艳心里落差不小。新入职的教师办理人事和档案手续,她不需要;办理社保卡、工资卡等,她也不需要。

  “同工不同酬,我们的工资只有中央财政补贴的那部分,半年发一次。”程艳说,没有五险一金,每个月“颗粒无收”需要向父母伸手要钱。

  和程艳同一年入职的特岗教师李珍在临渭区另一个镇上任教。她认为,教师们讲情怀但也要生活:“至少这是一份职业,按时领取工资,有相应的保障,这个要求过分吗?”

  “为什么我们应该得到的却没有得到?那些政策文件、我们签的合同难道不作数吗?”程艳想不明白。

  在临渭区教育局,人事股股长申毅告诉记者,临渭区2012年开始设岗,先后共有350名特岗教师在农村学校任教,有效缓解了农村教师师资不足的问题,“特岗教师大概占到全区农村学校教师的九分之一”。

  2018年3月,署名为“临渭区特岗教师”的网友在一家中央主流媒体网站上,通过地方政府留言板向市长反映待遇问题,“希望市长能过问一下”。

  渭南市教育局回复,“特岗教师工资待遇的落实情况存在差异”,同时誊写了招录通知中工资部分的表述,并建议他们向区教育局人事股咨询。

  程艳们签订的合同涉及四方:除了区(县)人民政府和特岗教师本人,还有所在市的特岗办及省特岗办。据了解,特岗办公室分设在区县市教育局和省教育厅。

  关于特岗教师待遇的方案制定,申毅表示自己刚刚调任至临渭区教育局人事股,“很多政策在学习了解中”。

  临渭区教育局局长闵渭安在电话中表示,“全部问题由人事股申股长解答”,申股长解释不清楚的,他会告知相关内容,再转达给记者。

  临渭区教育局工会主席李旗介绍,负责相关工作的同事“基本都换完了”,“找不到之前的负责人”。他认为,“特岗”是近几年才有的新事物,各地仍在摸索,“大家对特岗教师的项目不是很清楚”。然而新闻网站和教育局公开的文件显示,李旗此前长期担任人事股股长,自临渭区2012年设岗起他便是主要负责人。

  对于特岗教师一直困惑的“为何未能按照相关政策或合同执行”的情况,李旗表示,“回答不了,说不清楚”。同时,他认为《陕西省2017年农村学校特设岗位教师聘用合同书》中“说得不是很明确,有一些人事政策中的问题”。

  特岗教师任教的地区属于国家西部“两基”(“基本实施九年义务教育”和“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的简称)攻坚县农村学校。临渭区教育局负责特岗教师招聘工作的时万新认为,临渭区属于农业区,工业基础薄弱,财政力量不足。“按要求落实教师待遇会有一个过程,不同地方有不同的财力状况,这是现实问题”。

  而李旗表示,“财(政)局没说过没钱”。

  同时,时万新介绍,临渭区特岗教师只有中央财政拨付的特岗教师工资性补助,由财政局半年发放一次。

  这也证实了程艳和特岗教师“每月‘颗粒无收’”的说法。

  2

  程艳还记得自己上学时村小的模样:连排的平房、一跑步就尘土飞扬的操场、烧煤炉取暖的教室。

  20年过去,学校硬件条件彻底改变:三栋教学楼、塑胶跑道、崭新的桌椅……黑板滑开后是触屏的多媒体教学设施,还有食堂、宿舍和学生活动中心。

  可学校依然“非常非常缺老师”。在程艳任教的学校,教师们的学历并没有随着高等教育的普及而“水涨船高”,“高中、中专、大专毕业的都有”。2018年秋季学期,一批教师退休或调进城市,学校不得不再次从附近村中临时聘请年轻人来任教,保证“每门课都有老师”。

  “跨界”教学是这所学校的常态。一些按音乐、美术教师招聘进来的大学生进校后也转岗教起了语文和数学。程艳负责两个班的英语和语文教学,同时兼任一个班级的班主任、兴趣组指导老师,每周上15节课。

  在这个以冬枣、苹果为主要经济作物的镇上,程艳学校里超过一半是留守儿童,寄宿学生有近三分之一。 “家里条件稍好的送娃去城里读书,外出打工也有把娃带在身边的,老师也在努力调进城里的学校。”程艳说,“大家都在逃离农村。”

  村小的工作也改变着程艳的生活。学校没有暖气,她习惯穿着羽绒服讲课办公。特岗教师吃住都在学校,除了去镇上超市买水果或者坐长途汽车回家,几乎不出校门。偶尔一起打羽毛球、篮球就是教师们的娱乐项目。

  程艳还记得初到学校时,宿舍里没有桌子,床是两张凳子架一块木板外加一个床头拼起来的,公共浴室自完工后还未启用过。

  “硬件条件真的不是很重要。”程艳坚持说,报考特岗教师前,自己已经做好了吃苦的准备。“主要是心理上,教师做的就是教书育人的工作,我们自己却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怎么去真心教育学生公序良知?”程艳认为,“说好的待遇没兑现”,像根刺一样,扎在教师心上。

  如果按相关政策落实当地特岗教师待遇,临渭区教育局人事股在场的工作人员分别给出了自己的估算。时万新认为,地方财政需给每位特岗教师每年补贴3万元左右,申毅则觉得大概在1万元左右。 2016年以前,临渭区每年通过“特岗计划”补充教师10余位,2016年之后每年超过90位。

  程艳认同时万新的估算。在同事的交谈间,她知道“同年入职、通过渭南市基层镇办事业单位公开招聘的教师账户多了1万多元”,包括1年1.2万元的绩效工资、900元降温费和2100元取暖费等,还有一些“老师自己说不清名目”的补贴。她在心底悄悄算过,如果加上“五险一金”等待遇,差不多接近3万元。

  “最起码的降温费、取暖费应该有吧?”和程艳同年入职的特岗教师在微信群里说,“都是一样的人,‘特岗’就比人家骨头硬?”

  年关将至,他们不知道过去半年的工资什么时候能发下来,也不知道同工不同酬的待遇问题能不能解决。

  家人曾劝程艳,不要因为待遇问题焦虑。程艳持不同的观点,在她看来,这是自己劳动该得的报酬,自己没能拿到的那部分收入,确实也占到总收入的近一半。

  和程艳同年来的特岗教师生了一场大病,高昂的医疗费因为没有医疗保险而无法报销。早她两年来的特岗教师在区里买了房,由于没有公积金而只能选择商业贷款,总计需多付10万元利息,相当于他近3年的工资收入。因为3年未缴纳社保,有特岗教师在期满转岗时“丢失”了3年工龄……这让程艳觉得未被兑现的那部分权益如此重要,愈发“没有安全感”。

  然而,不管被问及什么问题,临渭区教育局的回答几乎都是:“明年这个问题肯定能解决了,2018年5月,我们的报告已经打上去,政府批示了,正在着手办理。”

  程艳和特岗教师们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老是正在解决,却老是解决不了呢?”

  3

  2018年7月,又一份反映特岗教师待遇问题的求助信出现在一家中央主流媒体网站的政务留言板上。

  中共渭南市委办公室回复,根据临渭区委办公室调查,2018年5月22日已提出了《关于解决特岗教师待遇问题的报告》,对落实特岗教师待遇提出了解决意见,目前,区教育和财政部门正在协商具体实施方案,方案出台后予以落实。

  记者在临渭区教育局见到了这份报告。问及双方是否讨论或拿出具体实施方案时,在场的3位工作人员的观点时有出入。

  “不用沟通,报告里说明有209名特岗教师在岗,那财政局的预算应该是按这209名来做,从2015年的开始。”申毅重复道,“就从报告里的这209人开始做预算。我侧面了解到,财政局已经开始执行了,我们等到批示件后肯定积极对接。”

  在区教育局人事股股长申毅给出回复前,记者曾致电临渭区教育局人事股咨询相关问题,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说,“领导批示‘解决’,但是具体咋解决没说。”在电话里,这位工作人员解释,前几年到任的特岗教师也要解决相关问题,涉及人数多,需要等待。

  李旗认为,政府批示到财政局,财政局和教育局对接。“哪年,多少人,做多少预算。”在他看来,双方“肯定沟通过了,跟谁沟通的不知道,只要有人沟通就不影响事情”。

  直到结束了一天的等待,他们未能找到有和财政局沟通对接过的相关人员。

  渭南市特岗办公室招聘负责人李阳向记者解释,特岗教师的工资待遇落实,包括来源等由市县区级财政负责。

  “市特岗办会督办,但是我们和区县教育局之间是指导关系。”李阳回复,“我们会尽快督促他们协调落实,但是无权从行政方面强制,只能通过削减计划来督促落实。”

  同时,李阳也提出了疑问:“工资待遇的落实主要是教育部门,但是要协调财政部门,所以这个的协调是不是县政府这边?”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基本理论研究院院长郑新蓉对特岗计划进行了持续的关注和研究,在一份利用11省13县的调研数据和实地访谈,针对特岗教师实施效果的文章中指出,“不少‘特岗计划’实施县的经济发展水平落后,本级财政基础薄弱,财政自给率低”,故“一些地方政府甚至不会理会中央政策要求,仅落实中央财政的工资性补助”。

  在“特岗计划”实施10年之际,东北师范大学农村教育研究院院长邬志辉通过对吉林省新聘特岗教师进行调查发现,特岗教师的工资待遇、考研、再就业等方面还需要必要的保障和支持。在建议中,他们提到“提升特岗教师的工资性补助标准”。同时建议,“为避免地方财力不足影响特岗教师待遇提升,可加大农村教育公益性宣传。在现有财力的基础上,接受各种形式的社会捐赠,设立特岗教师专项基金,吸引更多的社会资金支持。”

  李旗和时万新分别强调,“2017年,区教育局已经开始考虑这个(特岗教师待遇)问题,当年就和区政府、财政局开始沟通。”

  2016年,曾有特岗教师在政务网站上留言提问待遇问题。网上显示出临渭区教育局的回复是:“同区级相关部门积极协调,予以解决。”

  而2018年6月,在临渭区政府网站舆情回复板块中的另一份回复仍显示:“同区级相关部门积极协调,予以尽快解决特岗教师待遇问题。”

  程艳和同事感觉被敷衍了,这群教师发现,“回复”除了从合同中粘贴语句,另5句话中竟出现了语句不通、多字的情况。

  但他们也自我安慰着,毕竟加了“尽快”两字。(应受访对象要求,程艳、李珍为化名)

编辑:王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