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届年轻人真的懒得奋斗吗?没有人能在“葛优瘫”中改变命运

2020年09月18日09:38

来源:中国青年报

  最近,有人发现,一些年轻人似乎对奋斗没了兴趣。网络上,有许多花样百出的吐槽;职场上,“奋斗X”甚至成了一个骂人词。这届年轻人真的懒得奋斗吗?对于成长环境各异、价值观多元的90后、00后来说,奋斗有着多样化的解读。有人在奋斗中经历挫折,有人在奋斗中学会成长,还有人试图摆脱环境的羁绊,走上成就梦想之路……没有人能在“葛优瘫”中改变命运,励志鸡汤也叫不醒热衷“摸鱼”的年轻人,现实的压力,难免让年轻人困惑和迷茫,正视他们生活样态的多样化,理解他们的艰难和困境,认可他们的努力和付出,创造适合他们个性化成长的环境,会帮助他们更好地奋斗。

  希望有一天,能像赵雷那样开一场特别棒的演唱会

  (一)

  距离我登上央视《越战越勇》的舞台已经过去快一年了。回想那一天,我还有紧张的感觉。在接到导演邀请电话的那一刻,我就知道,渴望的舞台和机会就在眼前。

  2019年10月11日,那是我18岁以来,第一次走出攀枝花市,第一次坐飞机,也是第一次登上真正意义上的舞台。在那之前,我都是在家门口的柴垛上,抱着吉他面对大山唱歌。

  节目中我唱了一首李春波的《姐姐》。灯光打到我脸上时,我还是很紧张,但同时,我也感觉到幸福,我听见梦想被照亮的声音,而这个声音来自于我。除了舞台,我还收获了惊喜,见到了3年未见面的二姐。当时二姐突然从幕后走出来,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很激动。因为逢年过节加班工资翻倍,3年时间里,在福建打工的她没有回过一次家。

  如果不是她用积蓄给我买了把吉他,我就不可能站上这个舞台。她说,看见我能站在舞台上很开心。其实,我为了能唱好歌,心里憋了股劲儿。

  表演结束后,在观众的掌声中,虽然没觉得自己表现得有多好,但我知道离梦想又进了一步。

  (二)

  真正意识到自己喜欢音乐,是在初中的一节音乐课上。当时音乐老师抱着吉他弹了一首歌,歌名我已经不记得了,但是,吉他旋律传递出来的洒脱和自在,是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

  从那天起,我开始跟着音乐老师学吉他。从未接触过乐理知识,完全从零开始自学一门乐器,困难比预计的更多。和弦的转换和节奏的把握,都是摆在我面前的坎儿。但我一直相信,世上根本没有什么天赋不天赋的,坚持最重要。

  那段时间里,只要一有时间,我就在弹吉他,手上留了很多老茧,有时候指尖都弹到流血,但我从没想过放弃。

  对音乐越了解,我对唱歌就越痴迷,也有了想上艺术高中、考艺术院校的想法。但我也知道,这个愿望对于我的家庭来说,意味着巨大的压力。

  我从小就生长在山村,如果想去一次镇上,需要先走几小时山路,再坐一两个小时汽车。爸妈都是普通的农民,卖土豆和牧羊是我们家全部的经济来源。

  除我之外,家里还有两个姐姐。因为实在供不起3个人一起上学,两个姐姐也不忍心让爸妈这么累,我们就偷偷商量了一下,决定有一个人外出打工。

  二姐是站出来的那个,她说我年纪还小,必须要读书,大姐成绩比自己好,也得读书。于是,当时还念小学五年级的她(二姐10岁才上一年级),跟着舅舅去福建打工,做足疗的工作。每次月底发工资,二姐都只留下必须的生活费,剩下的钱全都寄回家。

  踏踏实实上课,找一个稳定的工作,有固定的收入,帮助家里减轻负担,是家里人对我最大的期待。

  但我还是和爸妈说了自己想要学习音乐的打算,他们不是很支持。那天我悄悄给在福建打工的二姐打了个电话,我们聊了好久。二姐从小就宠我,她觉得喜欢的事就应该去做,尽管她刚工作没多久,自己生活也还不稳定,但她还是给我寄了300元钱,我花了100元买了把最便宜的吉他。

  因为二姐,我有了人生中的第一把吉他,也有了“任性”一次的权力。我清楚地知道“任性”的成本,是要付出全部的汗水和努力。

  (三)

  因为吉他成绩优异,我考上了市里的艺术高中音乐班,开始了专业、系统的音乐学习。

  高一的暑假,我在家单纯自己唱着玩,就用快手注册了账号“志强大侠”,发了一条我唱歌的视频,发出去也没在意,等第二天起床一看手机,大概有1万多次播放,三四千的点赞。

  一个朋友知道后,说我有潜力“红”,鼓励我每天都坚持发。我没想那么多,反正自己也喜欢唱,那就发吧。于是,从那个时候起,我每天坚持更新,唱彝族的歌、唱赵雷、唱许巍……渐渐地,竟然也积攒了几万粉丝。

  关注我的朋友慢慢增多,我也感觉到自己的世界宽阔了起来。我发现有很多和我一样喜欢音乐的山里朋友,虽然从未见面,但我们在一起朝着向往的大路上走。

  除了粉丝催更,还有另外一个我坚持更新的原因:我二姐说,她想家的时候,就会看我发的视频。

  有一次,我在家里和爸妈打荞子,一般都从早上七点弄到晚上八九点。中午回来吃饭的时候特别累,于是就抱着吉他,在家门口的柴堆旁,唱了一首《未给姐姐递出的信》,当时心里想着,要是二姐在就好了。

  那个时候我怎么也没想到,因为这条视频,我被媒体关注,又收到了央视导演邀请,走上了那么大的舞台。

  从北京回来之后,我发现一时间全校同学都在讨论这件事,大家都很羡慕我,我也因此变得自信。我能感受到自己身上那股向上窜的气,也能隐约看到不远处更大的舞台。

  “姐姐你那边的天空,是不是总有太阳高照,姐姐我这边的一切,总体来说还算如意……”

  (四)

  超长的假期过后,我们学校终于开学了。

  假期里,我帮家里种地,每天都要放羊、打荞子、挖土豆,想着趁自己还在家,尽量帮爸妈分担一些。有空的时候,我也会弹吉他唱歌,复习一些专业知识,毕竟开学之后,我就高三了。

  比起去年,搬到新校区后我们条件好了一些,有专门的艺术大楼,以前四五十个音乐班的同学,只有20架电子琴,现在每个人都有钢琴可以练习,学校也多请了一位声乐老师。

  现在距离今年艺考只剩100天左右,我明显感觉到专业课也增多了。每天乐理、练耳、试唱这3门,还有钢琴、声乐,从早到晚排得满满当当,但我觉得不怎么累,能学习音乐我很幸福。

  12月我就要去成都艺考了,我的理想院校是四川音乐学院、西南民族大学、中央民族大学。对于考试,虽然已经作了比较充足的准备,但我还是有些紧张,担心去考试时出现一些问题,比如身体不舒服会影响发挥。总体来说,我现在有百分之七八十的把握。

  除了唱歌,我也喜欢创作。我认为,写歌是和自己对话的过程,也是表达情绪的一个出口。这可能是我喜欢民谣的原因。民谣写的都是生活,我得以唱出自己的心声。

  到现在为止,我创作了两三首歌。我打算在12月之前,发行一首《屋顶少年》,这是我写给二姐的歌。有个乐理老师曾告诉我:即使你写出来的是一坨狗屎,也要把它写出来,写多了狗屎也会变成金子。

  任何事都有一个过程,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播种和收获本来就不在一个季节。

  (五)

  今年端午假期时,我回家帮父母干农活。空闲的时候,依然会坐在门口的柴垛上唱歌。

  家里的傍晚尤其美,尤其宁静,只能听见鸟儿的鸣叫和狗吠声,吉他和歌声,也成了我诉说心情的最好方式。

  虽然距离第一次录歌并没有过去很久,但有的时候,还是会很恍惚。

  我是有梦想的,我很幸运能在年少时看清它,也很幸运,到目前为止还一直努力走在这条路上。

  我希望有一天,能像赵雷和许巍那样,开一场特别棒的演唱会;我希望有一天,也有那么一群人,因为我的歌而爱上音乐。

  到那个时候,我一定会回头对现在的自己说:你看,努力是不会被浪费的。

  我感谢18岁时遇到的老师,也感谢家人的支持和鼓励。感恩和坚持,是你们教会我最好的事。(杨志强)

编辑:王佳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