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开设培训班只教作弊:每人学费两万八 全国招学员

2021年04月30日09:15

来源:检察日报

  男子开设培训班只教作弊:每人学费两万八 全国各地招学员

  郭树合、白树文、于红燕、孙春芳

  “手机都扔了,有家不能回,天天露宿街头,漂泊了600多天,今天终于解脱了……”戴上手铐时,潜逃了600多天的毕勤天居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与此同时,另一名同案犯宋天雷在他的劝说下,也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日前,经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以组织考试作弊罪分别判处被告人毕勤天、宋天雷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各并处罚金。随着他们的获判,这个历时三年、跨越2000公里的组织考试作弊案终于落幕。

  保证一次考过的“高人”

  事情还要从2013年讲起。彼时,年近而立的黄黎明常住青海西宁,他曾帮着别人做过4年的教育培训中介服务,看着别人挣得盆满钵满,想着自己也可以搏一把。

  经过考察,他选择了在职研究生、经济师职称考试培训这类学员不差钱、培训时间短的业务。虽然在职人员不差钱,但目的性都很强,本职工作又很忙,还有不少人都急于求成,只想混个文凭,学习效果就可想而知。再加上黄黎明自己一没名校招牌,二没优质讲师,考试通过率一直很低,经营几年下来,情况颇为惨淡。

  如何提高考试通过率?怎样吸引更多的培训学员?这成了黄黎明心头的难题。就在这时,他无意间遇到了曾经的学员小张。小张曾经在他的学校培训,没通过考试,后来转投到别家,没想到只考了一次就过了。

  小张的底子有多差,黄黎明心里很明白,居然换个培训班就能考过,这培训班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在他的反复追问下,小张才给他透了底,说是培训班里有“高人”给他们专门指点,保证大家一次就过。这让黄黎明心头一热:“对呀,要是自己有‘高人’指点,不早就发财了。”黄黎明第一时间要到了“高人”的电话号码。

  “生意”红火,规模不断扩大

  黄黎明联系到“高人”毕勤天后,二人很快熟络起来,互相加了QQ好友。两个人虽没说得太明白,但一来二去就知道身上戴个“小白盒”,所有考试都能顺利通过。

  2016年,黄黎明和毕勤天初次合作,组织10余人参加了一次考试,居然没被发现作弊,效果良好。

  初战告捷,黄黎明决定扩大战果,不仅从某网站上招了个文员,帮着发布宣传广告、统计学员情况、接受培训咨询等,而且让几个网络平台成了他扩大规模的宣传渠道。黄黎明还给自己起了个响亮的名头——西北某著名师范大学的授权单位,专门负责在职研究生等项目的培训——每人收费2.8万元,保过,通不过考试全额退费。

  在黄黎明的蛊惑下,光在西宁就招到了16个学员,在宁夏招了11人。生意这般红火,还吸引到了一些“同行”,有两个同样搞培训班的人出差路过西宁,看到了广告,直接打电话要求合作。就这样,一群“明白人”共同做起了“生意”。一个帮他在新疆招到15人,另一个则在北京招到5人,碰到熟人介绍的,黄黎明还欣然打折。

  就这样,一家只有两个工作人员的培训班,很快就招到了全国各地的学员。

  异地参考,突击培训作弊

  “为了在最短的时间内提高通过率,我们不可能培训考试内容,我们培训的是作弊设备的使用方法。”招收学员后,黄黎明就对他们直言不讳,工作人员也明白了真相,而他们都以沉默表示了赞同。

  可是去哪儿考?答案谁来出?“高人”在山东一带活动,于是二人敲定大家在山东参加考试。剩下的就是找人弄答案了。

  30多岁的宋天雷是研究生学历,因为文笔出众,在读研期间就干起了“副业”——给别人代写论文,并逐渐受到圈内的认可。毕业后,他谋得了某学校辅导员的职位。黄黎明几经辗转,托人联系到宋天雷,许诺可以在日后介绍一些代写论文的客户给他,请其帮忙找几个学习好的学生负责提供试卷答案。在利益的驱使下,宋天雷通过做真题摸底的形式筛选出4名成绩优异的在校学生,以勤工俭学为由,让学生们帮着答题。

  考试答案找到了,准备工作就紧锣密鼓地开始了。黄黎明通过一个叫江镇的人购入大量作弊设备,随后,他带着50余名考生风尘仆仆地从西宁赶到山东,与毕勤天组织的其他考生会合。

  考试在即,黄黎明开始对参与考试的人员进行突击式统一培训,详细讲解作弊器材的使用方法,他还特别嘱咐:男生穿高领毛衣,女生披肩长发,裤子要宽松,裤子口袋掏个洞。

  考试当天被抓现行

  2017年12月23日,全国在职硕士研究生考试如期进行。想着天衣无缝的计划,黄黎明开始等待大把钞票入账。可是他并不知道法网早已落下,公安机关相关部门提前掌握了他们的情况,就在考试当天,部分使用作弊设备的考生在考场被抓现行。

  很快,黄黎明和工作人员落网,听说黄黎明出事后,和他搭伙的各路人马也都作鸟兽散。带着接收器守在学校附近的帮手逃回了老家,一个月后,他觉得风声已过,又回到了工作的地方,没想到第二天还没出门就被堵在了屋里。这位帮手的到案又牵出另一对搭黄黎明顺风车招生作弊的夫妻。招到新疆生源的“老朋友”在路过兰州时,被铁路公安抓获,4名在校学生“答题手”也于2018年3月归案。

  而毕勤天和宋天雷一直在逃,被公安机关列为网上追逃对象。

  公安机关将案件移送黄岛区检察院审查起诉后,检察官全面审查了卷宗材料,认真分析每个犯罪嫌疑人在全案中的作用和关联性,并先后提出多份补查提纲,要求追诉帮助黄黎明在北京招生的朋友。

  黄岛区检察院先后以组织考试作弊罪对黄黎明等6人提起公诉,并结合案件事实、情节及被告人认罪认罚的态度依法提出量刑建议。法院经审理全部采纳了检察机关的指控意见,以组织考试作弊罪分别判处黄黎明等6人有期徒刑三年至六个月不等刑罚,各并处罚金。一审宣判后,各被告人均表示不上诉。对于4名作为“答题手”的在校大学生,检察机关充分考虑其自首、系从犯等情节,以及平时在校表现情况,作出相对不起诉处理。

  但是毕勤天和宋天雷,似乎真的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

  直到2019年8月,检察官接到电话,公安机关告知,毕勤天迫于公安机关开展的“云剑行动”的压力前来投案自首。同年10月,宋天雷也主动投案,该组织考试作弊团伙人员全部落网。

  今年2月,黄岛区检察院依法对毕勤天、宋天雷提起公诉,法院于近日作出如上判决。

  (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原题为《每人学费两万八 这个培训班只教怎样作弊》)


编辑:王佳

我来说两句 0条评论 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