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后争做“云学霸”:短视频记录学习过程

2019年02月18日09:52

来源:中国青年报

  眼下,“鸭子踩水—暗中使劲”的学霸作风在00前后的大学生看来似乎已经“OUT”(过时)了。比较时髦的追求是:学习记录云分享,学霸人设惹人爱。

  越来越多的在校生选择将短视频、图文等多种形式的“学习记录”分享在社交平台上。抖音、微博、B站等社交媒体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同学们领入了学习交流2.0阶段——“云学霸”时代。

  记者随机打开一条15秒的学习vlog(视频博客),只见一名初中女生端坐在桌子前,桌上摆着一个白色闹钟,延时摄影将3个小时的时长浓缩在15秒的视频里,时针从下午两点转到五点,习题册翻过一页又一页。博主配的字幕说:“当你放下面子学习时,说明你已经懂事了,当你用成绩赚回面子时,说明你已经是人物了,当你还在那里喝酒吹牛,只爱所谓的面子时,说明你也就那样了。”

  诸如此类的学习账号在学生中的受欢迎程度令人难以想象,这条vlog获得了24.1万个赞和2964条评论,而同类学习记录视频的点赞量甚至可以达100万以上。据了解,超级话题“studyaccount”(学习账号)在微博教育榜排行第一,阅读量达到24.4亿,发帖量17万,粉丝数达37.1万。在这些巨大流量的背后,到底藏着怎样的需求和故事呢?

  抱团取暖找共鸣,vlog成弱势学习者的“树洞”

  记者发现,在那条15秒vlog的评论中,充满了暖心的鼓励,同时也出现了许多私密的心事。比如有同学留言说:“这次期中考试有可能考的不好,我很难过,好像是因为害怕回到以前那种一直考不好的日子,也好像是因为害怕同学们的眼光和老师的看法。你说得对,不能为了面子而学习。”

  在一些人看来,学习账号的博主仿佛是给自己和读者用vlog挖了一个个“树洞”,大家可以在其中交换自己的学习困难和烦恼,让处于弱势的学习者找到共鸣。

  在抖音平台拥有21万粉丝的博主朱孝杰,就是在用这种“树洞”给自己和粉丝提供源源不断的学习动力。

  在大家眼里,朱孝杰无疑已经是一位知名的“云学霸”了。他毕业于有“高考工厂”之称的毛坦厂中学,“那过得简直是非人的生活”,但他没能像大多数高中生那样成功,而因高考发挥失常被打上了“三本”学生的烙印,“现在很多人还会嘲笑我,高中在毛坦厂还考这么差”。

  这几乎成了他的心病,无数个夜晚,他辗转反侧不能入眠,告诉自己“一定要考上985高校的研究生来改变命运”。但这个“上进的决定”招来了更多的非议与嘲笑。

  “就你还考985啊?”“你这样的肯定考不上啊!”身边的许多同学神情轻蔑地把这样的话扔给朱孝杰。他对周围的环境感到很失望。他学习日语专业,现在读大三,但“我们学校没有人学习”“学校的图书馆几乎要被那些谈情说爱的小情侣和吃东西的学生占领,味道特别大特别难闻,学习的我反而成了异类”。

  “异类”的心事该去哪倾吐呢?他看到有人在抖音上分享自己学习的vlog,也开始学着别人的样子,将自己的学习记录分享到抖音上,果不其然,遇到了不少心境相似的人。

  朱孝杰说:“很多网友会给我留言,鼓励我。还有一个网友,她跟我一样来自高考工厂毛坦厂中学,因为没有考上好本科而失落,一直想证明自己。我完全感同身受。”

  “有时候我觉得人真的太可笑又太可悲了,努力不一定会有结果,不努力又一定不会有结果。”朱孝杰感觉自己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他将这份苦闷写进了自己vlog的字幕中,视频里记录着他刷过的题、听过的网课,以及日渐逼近的考研日期。从考研倒数478天至今,134条延时摄影vlog,每一条都看似绝望又充满希望,每一条的评论区都会有许多网友为他加油打气。

  通过这些短短的vlog,朱孝杰这个“异类”觅得知音,与他们分享只有彼此能懂的焦躁和困苦,有了彼此的鼓励和理解,原本单枪匹马的求学之路显得不再那么“孤寂”。朱孝杰们无处安放的焦虑和心事,在这些社交平台上相遇、汇集。大家互相鼓励,“抱团取暖”。

  锦上添花求认同,分享心得让优势学习者更满足

  但相同的形式背后也有不同的目的,并非所有人都像朱孝杰一样把分享学习记录当作一种精神寄托。还有一些同学,学习上并没有遇到太多困难,也没有压抑的心情,正如刚刚走上变身“云学霸”之路的高中生小孙告诉记者的那样,她们起初只是喜欢看,看着看着就会想要去录、去分享,“这种感觉就像是在朋友圈分享自己的生活,在分享的过程中收获认同,就会很开心”。

  来自武汉大学的张文远分享学习记录的初衷就和小孙一样。她半年前开始在微博上分享自己的学习记录,最初只是希望记录一下每天的生活,后来经常有一些网友私信向她请教问题,“比如一些还在上高中的同学会问高中的学习方法,如何调整心态等建议”。她就决定把自己的心得体会整理出来,希望帮助更多的人。

  “我一直觉得输出是自我提升的途径。是一种双赢。”张文远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她后来又从在微博上分享一些自己的笔记、资料和心得经验,发展到在B站上传自己的vlog,并且建立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公众号。此外,她还组建了一个400人左右的考研群,分享考研资源。短短半年的时间,张文远的微博粉丝数就达到了1.2万。

  发微博需要把自己的学习情况拍成图片、视频,配上文字,有时候还需要做修图、后期等工作,也有不少人质疑这样做的“性价比”太低,太浪费时间。

  就读于工科专业的张文远日常课业负担也很繁重。这么丰富的“云学霸”生活,她是如何在上课之余进行维护呢?

  张文远的方法是在“比较闲”的假期或者周末多做一些。为了不让“记录”影响学习的“专注”,避免自己在学习时玩手机,她用手机延时摄影来录vlog,“我不想花太多时间在剪辑上,我的剪辑很简单,是用手机进行的,大概会剪15分钟左右”,“至于在微博和公众号的图文,的确会花费一些时间,不过像微信排版熟悉了之后就会快很多,单论排版半个小时足够了”。

  虽然制作和分享学习记录的习惯确实会占用一些时间,但做这件事能够给张文远带来幸福感,她甘之如饴。“学习需要仪式感,仪式感就是寻找生活的小确幸,让看起来索然无趣的生活也闪闪发光起来。”她说。

  张文远觉得,“自律的学习让我有内容可以分享,也能带来不错的结果,比如好成绩”。

  每每看到自己分享的内容,张文远心里就会升起一种满足感,收获大家的回应后更是十分快乐。“在这个过程中获得了许多网友的肯定,也会更有动力坚持下去”。

  一直热衷于分享和围观学习记录的大三学生王璐瑶特别能理解张文远。王璐瑶认为:“经营一个学习账号可以让人在分享和交换中获得优越感,屏幕前的观众也可以督促自己,形成良性循环。”

  网红心理求关注,“学霸”人设惹人爱

  朱孝杰和张文远希望从学习账号中获得的,是无涯学海中的同舟共济者。如果说他们是从学习角度出发来经营学习账号的话,还有一些人的目标,便是奔着“成网红”的。

  “玩抖音的人谁不想红啊?”初中生牛晓晓(为保护未成年人,采访对象为化名)也经营了一个抖音学习账号,她毫不避讳地告诉记者,自己就是想“红”。

  看到很多人通过分享学习记录变成了网红,她心里羡慕,因此特意模仿那些火爆的vlog去录视频。牛晓晓学着“网红”买了许多漂亮的文具、摆件、计时器、桌布,等等,坐在镜头前摆出认真学习的样子,录30分钟左右,再通过倍速把视频压缩成10秒,找一个火爆的背景音乐直接套用。

  这种做法并非孤例。朱孝杰直言:“很多是看到有人通过这种方式火了,自己也想火起来。你仔细看视频里的计时器就会发现,他们只学习了几十分钟,却花了大量的时间剪辑视频。”

  有人将2015年称为“网红元年”,网红经济在青少年中颇有号召力。网红超高的人气和他们所展示的生活方式正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青少年,使不少孩子渴望一夜成名。

  牛晓晓认为“想红”无可厚非。但朱孝杰和张文远却对“假装学习”的“伪学霸”不以为然。“弄虚作假就失去了记录学习经历本身的意义,本末倒置。”张文远说。

  如此看来,尽管开放、共享的思维已编码进入了不少学生的基因里,但利用各种开放、共享的平台资源,要达到的目的则各不相同,值得关注和探讨。

  (原题为《都争“云学霸” 思路各不同》)


编辑:王佳